“确实需要石大叔帮忙了!”狄羲笑道,“我还真没有想到,石大叔竟然是炎垚星赫赫有名的‘炎逝’的人。”

“狄小哥,你可不要拿我开涮了。我可早就退出‘炎逝’很久了。那是我年轻的时候,脑子一热才加入的。”石岁不好意思地说道。

“石大哥此次联系‘炎逝’分堂的人,也主要是为了我。”紫千红连忙替石岁辩解道。

“是啊,小狄子,你也不要深究了。‘炎逝’在我们炎垚星也不是那种单纯意义上的黑帮。至少他们还有他们的底线和规矩。”夏慕瑶也替石岁说话道。

“大姐头,几位前辈都是怎么了。我又不是针对石大叔啊!”狄羲笑着说道,“石大叔的人品我还不相信吗?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利用石大叔和袁牧的关系。拜托他们调查神秘组织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这个倒是没有问题。”石岁拍着胸脯道,“这次‘炎逝’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肯定会有所行动的。过后我联系袁牧、江霄他们。一旦有什么神秘组织的信息,我让他们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那就多谢石大叔啦!”狄羲感激地说道。

忽然,紫千红的徽章响起了声音。“抱歉啊!”紫千红说着走到一旁。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看着紫千红说话道表情,看了事情并不乐观,“现在吗?好的我知道了!”

“千红,什么情况啊?”石岁看到紫千红愁眉苦脸的样子,关切地问道。

“是老族长,说有紧急的事情找我一起商议。现在我就要告辞了!”紫千红说道。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石岁连忙站起身来。

俏皮萝莉的清新小诱惑

“不用了吧!”紫千红连忙推辞道,“现在梦缘这边也需要石大哥的帮助啊!”

“紫姐姐,不用的。”夏慕瑶说道,“还是让石头叔陪你一起回去吧!现在事情还没有个眉目,还暂时用不到石头叔呢。”

“大姐头说得不错,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我会直接联系你们的。”狄羲也在一旁附和道。

“那好吧!”紫千红见状,也不再推辞。石岁和紫千红两人也很快走出了“深夜食肆”。

“那剩下我们四个作什么呢?”镭娜百无聊赖地问道。

“我还要黑进禹皇城的网路,去查查有没有有价值的信息呢!而且‘深夜食肆’的注册工作应该需要开始了。”狄羲回答道。

“羲哥哥,我来帮你的忙好了。”枫影儿说道,“那些用户评论、五星好评的语言就交给我好了。”

“那就靠影儿了!”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狄羲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我去后面练练剑,那个蒙面人以后就交给我来对付了!”夏慕瑶的关注点永远都是在战斗上。

“那我呢?”镭娜看了一圈发现,最后只剩下自己无事可做了。

“这个嘛!”狄羲觉得确实应该给镭娜找点事情做,否则会给大家造成困扰。

“这样吧!”狄羲想了想说道,“波哥留

了一本做菜的秘籍在厨房,你如果要帮忙的话。娜娜,你就去厨房自行修炼,你看怎么样?”

“好好好!这个好!”镭娜说着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羲哥哥,我怎么没有听说波哥留下什么秘籍呢?”枫影儿好奇地问道。

“哦,波哥留了一套关于美食的旧漫画在厨房。我只想让那个小祖宗消停一会儿。”狄羲不好意思地说道。

“……”枫影儿和夏慕瑶。

一大大清早,新任禹皇城卫队指挥官阿克南,就来到了卫队基地视察士兵们训练。经过昨晚的一役,阿克南已经彻底在军中立威了。大家看到阿克南的到来,训练起来也是格外地卖力,都想在新指挥官面前表现自己。

“今天大家的士气格外高涨啊!”阿克南一边走,一边十分官方性地点着头。

“指挥官,今天有什么吩咐吗?”孙建等三人也立刻恭敬地出现在了阿克南面前。

“三位队长起得也很早啊!”阿克南笑道,“昨天几位也忙了一个晚上了,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指挥官,瞧您说的。昨天明明是您单枪匹马杀进‘凌霄福宿’,一招战败两大黑道巨擎。我们顶多只是在旁边处理一些战五渣而已。”钟庆鹰谄媚地说道。

“钟队长,这你可说错了。我们禹皇卫队可是在‘凌霄福宿’遭遇火灾后,才赶到现场。我们的责任是维持秩序,其他一概不知。”阿克南收敛的笑容道。

“是是是!昨晚‘凌霄福宿’遭到神秘组织袭击,而且还因为设备年久失修,造成了火灾。”钟庆鹰立刻改口道。

“这才对吗?”阿克南转头又朝孙建和胡来说道,“两位队长,我说得是吗?”

“指挥官说得不错!”孙建和胡来立刻回答道。

“那指挥官,下一步我们需要做什么呢?”钟庆鹰问道。

“暂时按兵不动,然后观察那两方人马的动向。”阿克南道,“经过昨夜的风波,我相信那‘炎逝’和‘凌霄福宿’应该会从此决裂。接着我们应该可以看一出好戏了!”

“是!指挥官算无遗策,属下佩服!”三位队长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了,我还有事,这里的训练暂时由三位队长接手吧!”阿克南说着,化作一道白虹,顷刻之间消失不见了。

“恭送指挥官!”孙建三人朝着阿克南消失的方向行礼道。

阿克南丝毫没有停留,他的目的地自然是岚禹星此时真正的统治者,他的大哥阿里克的府邸。

“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办事的手段竟然高到这个地步。看来我把卫队交给你的决定是正确的。”阿里克背对着大门说道。

下一秒,白虹冲开了大门,阿克南出现在了阿里克的面前。“大哥吩咐的事情当然要放在心上。而且如果不是这么雷厉风行的话,孙建那几个顽固的家伙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屈服的。”

“阿南!”阿里克转过身,用力拍了拍阿克南的肩膀,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次你实在干得太好

了。”

“大哥,用得着这么夸张吗?”阿克南笑道。

“阿南,你要知道。那可恶的‘炎逝’还有盘踞多年的‘凌霄福宿’一直是我的眼中钉啊!”阿里克严肃地说道。

“大哥,不至于吧!堂堂岚禹星第一人,还会怕些许黑帮吗?”阿克南奇怪道,“你只要一个命令,强大的岚禹军队就能将他们剿灭了吧!”

“你说得到容易!”阿里克回答道,“那个‘炎逝’的强大可是超乎想象啊!作为炎垚星最强大的黑帮组织,他们的实际战力甚至比炎垚军队更令人恐惧。虽然硬碰硬的话,我们岚禹军队未必会输。但付出的代价极不值得啊!”

“原来如此,那‘凌霄福宿’又有什么背景呢?在我看来,乌合之众的概率比较大啊!”阿克南问道。

“阿南,你离开岚禹星太多时间了,现在这‘凌霄福宿’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酒馆了。”阿里克笑道,“禹皇城半数以上的黑帮都在它的管辖范围,而那凌霄也是一代强者不容小视啊!”

“大哥,你这句话倒是说得在理。无论是‘炎逝’分堂的袁牧,还是你说的凌霄。他们的实力确实惊人。”阿克南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对自己的手下败将有如此高的评价,真可令我有些意外。”

“其实我能够短时间内击败他们,也是他们两个之前已经两败俱伤了。否则就算是我,对付他们两个也要费一番手脚的。”阿克南回答。

“阿南!”阿里克看着阿克南良久,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大哥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阿克南奇怪道。

“我只是在感叹,没想到外面的一番的游历,竟然让我这个长不大的弟弟变成如此的英雄人物。”阿里克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

“大哥,我可是一直没有变过啊!”阿克南也笑道,“只不过经过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小孩子也应该长大了吧!”

“哈哈,是我一直还把你当成小孩子!”阿里克笑着说道,“现在你已经成为了我的一大助力了。”

“大哥,请放心吧!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就行。”阿克南道。

“阿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一回两方人马元气大伤,顿时间内无法对我们的‘岚禹星清除计划’造成障碍了。不过还有一个最可怕的势力,至今没有现身。这才是我最害怕的。”说到这里,阿里克的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除了这两大黑帮之外,还有其他可怕的势力吗?”阿克南也是大吃一惊,“难道是禹氏皇族吗?”

“这怎么可能。”阿里克摆了摆手道,“不说现在禹氏皇族没有这个实力,就算是有,他们也不可能反对我的计划。要知道‘岚禹星清除计划’一定程度上可是保护他们的利益啊!”

“但是清除计划里面的对象,可是包括当年支持过禹氏皇族的五大罪臣家族啊!”阿克南提醒道。

“五大罪臣家族?”阿里克哈哈大笑,不以为然地说道,“经过这么多年的损耗,这些被贬为奴籍的家伙还能够成什么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