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光是看,或许无法得知幕林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悍,但刚才和幕林短暂交战后的文鸯,可是深有体会!

自己的武力值虽然只是95巅峰,可自己开启觉醒乱舞后,即便是战力高达96的武将,文鸯也有信心可以一战,这幕林能在几招之内便击败自己,这说明对方的战力肯定不止96,绝对达到了97,级武将层次!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级武将!

自己96的战力虽强,但和对方,却有着本质上的差距,完不是一个层次的。

晋国舰队阵营之中,此刻安静得有些可怕,那些晋国士兵,都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他们晋国的第一武将,第一强者,竟然就这么败了,败得如此干脆!被人一招轰入长江之下,狼狈无比。

文鸯是他们晋国最强之人,连文鸯都不是对手,那么即便晋国的其他将领到场,结果恐怕也没什么两样,甚至败得比文鸯还要惨!

舰船上的晋国士兵,尽是灰头土脸,显然文鸯战败,对于他们而言是多么伤士气的一件事情。

“幕林将军真要与我晋国为敌?”

面色极为阴沉,周围晋国士兵的神态变化,邓艾看在眼里,心里虽然焦急,但却有些无可奈何,谁让孙吴军那边出现了幕林这么一个变数?

如果不是这幕林,自己恐怕早已攻下皖口港,赶往庐江城了。

“这不是明摆着么?”

摆了摆手,幕林笑道,和晋国为敌,幕林还真不怎么在意,连曹操刘备自己都敢得罪!都得罪了!还怕多一个晋国?

精致粉艳佳人俏皮嘟嘟嘴

三方霸主级势力联手灭掉自己吕布军?当我幕林是吓大的?

“好!幕林将军神勇,我军无人可匹敌,这一次,我邓艾认栽了!希望,幕林将军将来不要因为如今的决定而后悔才好!”邓艾冷冷说道。

“放心,我幕林决定的事情,就没有后悔这一说,你晋国有什么招,尽管往我吕布军使便可,我幕林要是怕你就是孙子!我也告诫邓艾将军一句,与我吕布军为敌,将来千万别后悔!”

嘴上耍耍威风,谁不会?

手下败将,临走之前还放狠话?有本事你现在就来干我!

“很好!文鸯将军,我们走!军听令!撤军!”

“撤军?!”

“邓艾将军”

“这是命令!”邓艾扫视了一圈,冷声喝道“是……”

一众晋国将领包括文鸯在内,虽然心有不甘,但邓艾才是这次晋国部队的主将,即便是文鸯,也不得不听邓艾的命令。

邓艾不愧为这支晋国大军的主将,他的话还是很有效果的。

短短几分钟,那些落水的晋国士兵,能挤上船的则挤上船,不能挤上船的,则是拉着那从一艘艘船舰之上放下的缰绳,随晋国舰队缓缓驶离了皖口港。

“邓艾将军!那些落水的士兵,似乎快坚持不住了,已经死去了不少人!在这样下去,那落水的几万弟兄,将部溺死在水中啊”一名士兵焦急的向邓艾汇报道。

庞大的舰队,离开了皖口港,一望无际的长江之上,这一艘艘晋国舰船之上都是死气沉沉,寂静无声。

这一战败的,实在让他们憋屈,他们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好了,传我命令,让舰队停下,将船上能拆下的木板绑在一起,制成木排,让那些落水的士兵先脱离江水再说”邓艾吩咐道。

“是”

那名士兵应了一声,便是匆匆忙忙去传达邓艾的命令去了。

“邓艾将军,难道我们真的就这么撤退了?庐江城?就这么放弃了?”

神态有些萎靡,文鸯极为不甘的道。

主公对这庐江城极为看重,虽没下死命令让他们夺下,但主公眼中的那抹急切,邓艾和文鸯都能读懂。

如今就这么不战而败,撤回长沙的话,文鸯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主公了。

能否夺取庐江城,可是关系着长沙能否兵去攻打柴桑啊!

这可不是一座庐江城那抹简单,关乎的可是晋国对孙吴军的整盘战略布局。

“放弃?我有说过要放弃吗?”

目光冰冷的望向皖口港方向,眼中充满怨毒。

“那为何要撤军?”文鸯有些不解。

“文鸯将军,这不是撤军,而是暂时性撤退而已,这庐江城,我绝对要替主公拿下,让我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长沙,绝无可能!”

“幕林!你一定会因你的决定而后悔的!我保证!”

“邓艾将军想到了登6皖口港的办法?”文鸯眼睛一亮,他脑子虽不如邓艾那般好使,但却不笨,从邓艾的言语中,他似乎也猜测到了些什么。

“自然,文鸯将军,接下来,按照我所说的做,很快,我们将会返回皖口港!将他孙吴军杀个片甲不留!我要让那幕林知道,即便有他在,也改变不了庐江城被我晋国攻占的结果!”邓艾嘿嘿一笑,那笑容显得极为阴险。

与此同时,皖口港方向一众孙吴军士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望着那已经撤离的晋国舰队,他们的脑袋还处于短暂的呆滞中。

“晋国大军,就这么撤走了?”

“哈哈哈,一群孬种,亏主公还对这晋国这般忌惮,说他晋国多么多么的神秘,却没想到就是一群软蛋”

“你得意什么,要不是幕林将军的妙策,晋国会这般轻易便退军?”

“嘿嘿,俺就说说嘛,幕林将军的厉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刚才那叫一个厉害,三两下就把那个什么什么晋国第一强者蚊蝇给击败了!”

“蠢货,是文鸯!不是蚊蝇”

“都一样,嘿嘿,都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