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佑宁听说过,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熟悉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凭着感觉在人群中找出那个人。

就像某天你走在大街上,福至心灵朝着某个方向望去,会惊喜的看见熟人一样。

因为熟悉,所以彼此在冥冥之中有牵引。

明知道不切实际,许佑宁却还是忍不住想,刚才穆司爵能及时的发现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种牵引?

是的话,能不能说明,穆司爵其实没有忘记她?

想归想,表面上,许佑宁却将所有期待完美的掩饰好,用一种淡淡的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穆司爵,仿佛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发现许佑宁的时候,穆司爵并没有看见她的脸,只是凭着她的身影,他就可以断定是她。

如果非要他交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大概是因为熟悉。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许佑宁的一切就像烙印一样,深深的镂刻在他的脑海里。她离开半年,他却从来没有淡忘。

所以,哪怕许佑宁躲躲藏藏、哪怕她藏在黑暗中、哪怕她换了一张陌生的脸……他也能认出她来。

他凭感觉就能知道,她就是许佑宁。

当然了,他不可能如实跟许佑宁说。

白色高领毛衣美女安静唯美房内写真

穆司爵冷冷的朝着许佑宁走去,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嘲讽的说:“许佑宁,不要说你换一张脸,就算你换一种肤色,我还是能认出你。”

“为什么?”许佑宁故意调侃,浅浅的笑着,“因为我很难忘,还是因为我让你印象深刻。”

“你说对了一半。”穆司爵竟然没有否认许佑宁的话,意味不明的接着说,“你的身体,确实让我印象深刻。”

许佑宁刻意堆砌出来的笑容瞬间降温,最后化成一层薄冰僵在她脸上。

她就知道,穆司爵怎么可能肯定她的话?

他永远只会羞辱她。

不过,把自己交给穆司爵的时候,她是心甘情愿的,现在没什么好后悔,也没什么好耻辱。

许佑宁冷冰冰的盯着穆司爵:“穆七,作为一个男人,拿这种事来羞辱一个女人,你不觉得没品吗?”

不等穆司爵回答,许佑宁又接着说:“不过也对,你哪里是有品的人啊,你除了龌龊和心狠手辣,什么都没有!”

穆司爵警告道:“许佑宁,这个时候激怒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许佑宁无所谓的笑了笑:“如果你不打算放我走的话,我不激怒你,能让你改变主意吗?”

穆司爵冷冷一笑,反问:“你说呢?”

许佑宁摇摇头,事不关己的说:“我还不了解你吗——当然不可能啊。既然这样,我还不如激怒你呢,我至少可以痛快一点!”

“……”

“……”

穆司爵觉得可笑,却笑不出来,只是问:“许佑宁,你有多恨我?”

“恨到骨髓的最深处。”许佑宁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强调,“穆司爵,你是我一辈子的仇人!所以,你今天最好不要再放我走,否则的话,我以后不会放过你。”

穆司爵冷冷的勾起唇角,像在面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对手:“我给你一个机会,让我看看你是怎么不放过我的。”

“……”

许佑宁已经把狠话说出来了,那么戏也要演到底。

她恨意滔天的盯着穆司爵,不知道动了军刀哪里,明晃晃的刀从刀鞘里弹出来,在夜色中折射

出嗜血的光芒。

她冲向穆司爵,手里的军刀沾染上她的气势,变成了一把小巧却致命的武器。

穆司爵亲自给了许佑宁这个机会,可是许佑宁杀气腾腾的冲过来的时候,他还是一阵躁怒。

他没有猜错,许佑宁依然怀疑他是害死许奶奶的凶手,她还是想要他的命。

许佑宁手里的军刀距离他只有五公分的时候,穆司爵往旁边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攥

住许佑宁的手腕,轻轻一扭,另一只手劈手夺过军刀。

不是许佑宁太弱,而是穆司爵的速度太快,在力道上又压倒性的碾压许佑宁,他想从许佑宁手上夺取东西,并没有什么难度。

许佑宁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挫败,无所谓的看着穆司爵:“刀本来就是你的,当还给你好了。接下来,有本事的话,你用这把刀要了我的命。”

听她的语气,明显还有话没说,穆司爵给她一个机会把话说完:“否则呢?”

“否则?”许佑宁冷冷的“呵——”了一声,“否则——就是我用这把刀要了你的命。”

尾音刚落,许佑宁就出其不意的对穆司爵出手。

穆司爵挨了一拳,许佑宁这种拳头到肉毫不含糊的打法,给他带来一阵短暂而又沉重的痛。

他看向许佑宁,眸底最后一点容忍终于也消失殆尽。

许佑宁太熟悉穆司爵这个眼神了,深知这回她再不跑,穆司爵一定会把她生吞活剥。

她拔腿就跑。

好女不吃眼前亏,她今天要是跑不掉,那之前付出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所以,先跑了再说!

穆司爵来A市的时候,没想过会碰到许佑宁。但既然碰到了,他没有理由再让她轻易的跑掉。

他追上去,几乎是同一时间,沈越川从苏简安的套房里赶过来。

十几分钟前,穆司爵突然变脸匆匆忙忙的离开,苏简安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可能性,问陆薄言:“会不会是佑宁来了?”

陆薄言明显也想到了同一个可能,说:“应该是。”

苏简安不安的问:“他们会怎么样?”

“……”

陆薄言没有说话,但是答案,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许佑宁一直固执的认为穆司爵就是害死她外婆的凶手,一直在等待机会找穆司爵报仇。而穆司爵,上一次他让许佑宁逃走了,这一次,许佑宁一旦挑衅他,恐怕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

所以,这两个人一定会有一个受伤。

陆薄言叫了沈越川一声:“去找穆七。”

沈越川知道陆薄言要他去找穆七干嘛,不太有信心的说:“万一我要是拦不住穆七呢?”

穆司爵和许佑宁对峙,一定要伤一个的话,明显许佑宁受伤的几率更大一些,因为她根本不是穆司爵的对手。

所以,陆薄言要沈越川下去拦着穆司爵。

可是穆司爵的脾气一旦上来,十个沈越川都不一定拦得住。

沈越川觉得,他压力太大了……

陆薄言说:“就说西遇和相依刚出生,让他不要在医院动手。”

只要许佑宁能撑到离开医院,康瑞城的人应该会收到消息来接她,她就可以脱险。

“好主意!”沈越川点点头,转身离开套房。

他找到穆司爵和许佑宁,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两人在医院大门附近针尖对麦芒的对峙着,许佑宁明显处于弱势,却倔强的不肯认输。

“穆司爵,你最好是送我去见我外婆!”许佑宁恨恨的看着穆司爵,“否则的话,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会亲手把你送到另外一个世界向我外婆道歉!”

穆司爵危险的一眯眼睛,手上的军刀刺向许佑宁。

许佑宁反应也快,很快就攥

住穆司爵的手腕,试图把刺过来的军刀挡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沈越川叫了穆司爵的一声:“穆七!”

许佑宁像是条件反射似的,看向沈越川的方向,同时毫无预兆的松了手上的力道。

穆司爵用力太大,许佑宁松手又太太突然,他来不及收回双手,锋锐的刀尖在惯性的作用下猛地向前,刺中许佑宁的小腹。

许佑宁痛苦的闷

哼了一声,闭上眼睛,等这阵痛缓过去后,抬起头看向穆司爵。

有那么一秒钟,穆司爵的神思是慌乱的。

他没有想真的伤害许佑宁。

可是此刻,鲜红的血液正从许佑宁的身上流出来。

趁着穆司爵意外的空档,许佑宁狠狠踹了他一脚,他往后退了好几步,同时也把刀子从许佑宁的小腹里抽了出来。

许佑宁用手捂住伤口,面不改色的转身往外跑。

穆司爵下意识的就要追上去,却被沈越川攥

住:“司爵,算了吧,让她走吧。”

“……”

穆司爵没有说话,示意沈越川看他手上的军刀。

军刀的刀尖上,沾着新鲜艳红的血迹。

沈越川瞪了瞪眼睛:“你受伤了?”他迅速把穆司爵扫了一遍,却没发现任何伤口,这才反应过来,“哦,你伤了许佑宁啊?”

“……”

穆司爵没有说话,但是沈越川太了解他了,这种时候他越是沉默,就越是代表着默认。

沈越川叹了口气,问:“许佑宁伤得严不严重?”

许佑宁松手的那一刻,穆司爵稍稍收了手上的力道,虽然还是刺中了许佑宁,但是伤口肯定不深,而且不在致命的位置上。

对于常年游走在危险边缘的许佑宁来说,这点伤或许只能算是皮外伤。

穆司爵却觉得烦躁,就好像他那一刀深深的插在许佑宁的心脏上一样,很严重……

沈越川见穆司爵不说话,夺过他手里的军刀看了看,只是刀尖的部分沾着血迹,猜想就算穆司爵伤到了许佑宁的致命部位,伤口也深不到哪儿去。

他拍了拍穆司爵的肩膀:“她跟着康瑞城这么多年,受的大伤小伤不计其数,你这一刀对她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别想那么多了,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