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

磅礴剑意,与天相融,达到令世人震惊无比的地步。

还没完,在这等恐怖剑意的加持之下,林云身上陡然爆发出滔天霸气。那等霸气,引动漫天狂风,目光在睥睨之间,傲世八方,凌驾诸天。

霸剑,奔雷斩电!

轰隆隆!

九天之上,剑音如雷,天地失色,风云并起!林云抬手一剑劈了出去,在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加持下,粗壮的剑芒爆发出刺眼的银色电光。就这么一瞬,天地间失去色彩,唯有银光流离,那少年清秀的面容,在这般映照之下,仿佛凝固在永恒,

烙印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这一剑快的不可思议,在诸多惊愕的目光中,转瞬即逝。

噗呲!

万籁俱寂,唯有风沙之声的荒原上,响起真元碎裂的声音炸响。

“不可能!”

血衣门大长老闷哼一声,神色震惊无比。他指向林云的右手颤动不已,眼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实在是有些惊愕,他竟然连林云一剑都没有躲开。

清纯大眼软妹子美女气质刘海可爱私房写真图片

说来不可思议,他之前狂风暴雨的攻势,轰出了几十掌。每一掌都快如奔雷,势如山岳,可都没有林云躲开了。

可当对方一剑在手,出鞘的瞬间,便一剑轰中了他。这般对比,怎能让他不感到惊愕。没有躲开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林云这一剑居然还轰碎了他的护体真元。那渗透进去的剑意,让五脏六腑犹如针扎一般的痛苦,以他浑厚的真元,居然无法短时间

内驱除。

噗呲!

惊愕之际,那在其体内肆掠的剑意,轰然汇聚,如电芒炸裂。其再也无法控制,一口鲜血,狠狠吐了出来。

很意外吗?

奔雷斩电作为林云的杀招,一剑之下,寻常阳玄境圆满的翘楚,也得分尸两半。晋升阳玄境大成后,有巅峰圆满剑意加持,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血衣门的大长老,仅仅只是被破掉真元震成内伤,没有遭受重创,已极为难得。

清风拂过,林云长发张扬,并未破掉对方的真元便有多少自傲之色。

他神色平静,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如浮云飘荡,又是一剑挥出。

霸剑,奔雷斩电!

轰隆隆!

一道炸雷般的怒吼,轰然而起。其周身两侧有黄沙卷地,如同水幕,腾空而起,高达百丈的黄沙在这平地之间,宛若鲲鹏之翼。

林云持剑,横空而起,伴随着此等声威,朝着爆退的血衣门大长老,狠狠刺去。

“不好!”

血衣门大长老眼中顿时露出抹惊疑之色,浑身真元暴涨,漫天血光暴起,迸发出数十道血煞剑影,环绕周身,看上去宛若一尊绝世凶兽。

嗡嗡嗡!

磅礴声威,茫茫剑意,凝聚在剑尖一点,那剑尖不停的嗡鸣起来,锋芒之利,令人目光晕眩。

咔擦!

剑锋所指,似有光芒碎裂,清澈的声音响彻云霄。煌煌大日落下的光芒,在这一瞬间,尽数被这剑锋碾压。

世间,顿时漆黑一片,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等到光芒重新出现……

噗!

真元碎裂,鲜血飞溅。

血衣老者胸前出现一道狰狞的伤口,人在半空,爆飞出去。

“该死……”

这血羽楼的大长老,口吐鲜血,惊惧不已的看向林云。又是一剑,可这一剑却比刚才那一剑更为恐怖,实在想不到如何做到的。

葬花在手,林云持剑而立,神色冰冷的看向对方。

到底是阴阳境的强者,巅峰圆满剑意加持之下,连中两招霸剑,居然还有一战之力。

“惊鸿破日!这一剑的锋芒,竟然在瞬间斩碎了大日之光,这锋芒得有多盛,才能将大日之光都给暂时碾碎……”

“他才刚刚晋升阳玄境大成吧,莫非这就是先天剑意,达到巅峰圆满的恐怖之处?”

“肯定是的,他这剑法也有些古怪,像是失传的霸剑。不过这霸剑再如何恐怖,若无此等剑意的加持,也绝对到不了,重伤阴阳境长老的地步。”

四方宗门长老,不乏高人存在,许多人在林云的剑法中瞧出了些许蛛丝马迹。

甚至连霸剑的来历,都有了些猜测。

不过更为震惊的,显然是那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这剑意之可怕,完到了阴阳境强者都忌惮的境界。

“大长老!”

血羽楼剩下两名长老,瞧得此景,脸色哗然大变,连忙赶上前去。

其余弟子,神色更是惊讶不已,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一个后起之秀,连宗门长老都无法镇压了?

“动手!”

那血羽楼的大长老,吐出一口碎血,脸色阴沉到极致。冷哼一声,便带着赶来相助的两名长老,同时朝林云杀了过去。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乾云宗谢云桥,失魂落魄,怔怔无语,完想不明白。

他拥有先天大成剑意,远比外人清楚圆满剑意有多恐怖,又有多难领悟。先天大成剑意,已足够让他在同辈翘楚中拥有一席之地。

可林云不过才十八岁,就将剑意掌握到了这等境界,将他甩到完看不懂的地步了。

“这家伙要是不死,怕是要声名远扬了……”

鬼刀阎空喃喃自语,略显唏嘘。

如其所言,能够打败姬无夜,林云已是大放异彩。眼下,连阴阳境的长老都被他伤到了,必定会名震幽州。假以时日,说不定南华古域其他八州,都会开始流传起林云的事迹来。

而再入枯朔海之前,他仅仅只是略有声名,与无名小卒相当。

在这些外榜前十眼中,完就是阿猫阿狗般的存在,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天府书院方向。

章远、穆尘、墨灵,包括唐瑜前辈在内,都有些目瞪口呆。这林云的实力,又一次让他们感到了意外,震撼不已。

那颗饱受冲击的心,略显麻木。

“要一起上了吗?那就来吧!”

眼见那血羽楼三名阴阳境的长老同时杀了过来,额前长发飘动之时,林云冷然一笑,目中剑意,如火般炙热。

“不知死活!”

“狂妄,管你什么巅峰圆满的剑意,今日你必死无疑!”

“我血羽楼绝对不会放过你!”

血羽楼何曾受此羞辱,宗门长老连个小辈都对付不了,三人怒火中烧。浑身杀意和真元激荡,卷起漫天黄沙,声威骇人。

“碎玉拳!”

“奔雷掌!”

“血影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