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权峰峰主莫仁,眼见自己的内门弟子伍小思,竟被冻结成了冰雕,而且已是危在旦夕,立时悚然一惊。

方要请求宗主出手相助,那比试空间内,却已再生变化。

刘官玉眼见冰雕内的伍小思,片刻间已是脸色青紫,双目充血,似乎下一瞬便要一命呜呼。

当下摆了摆手,说道:“小咪子,把他放开吧,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表现不错!”

“我听大哥哥的!”小咪子一听刘官玉表扬她,可高兴了,小手一抬,那奇寒之力立时瓦解,冰雕化作了一片白茫茫的水汽。

“啪嗒!”

伍小思从半空中掉落起来,砸在了沙地上。

“我认输!”他甚至都顾不上爬起来,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喊了认输。

他是真怕刘官玉或者那小狐狸,再给他来一下,估计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话音未落,只见伍小思身上一阵光芒闪烁,嗖的一声,转瞬间消失,退出了比试空间。

对手先退出比试空间,刘官玉被判定为获胜,也随即被空间传送了出来。

光芒一闪间,他已回到了玄镜柜外。

无辜眼神秒杀宅男

他本想立即抽签再战,但伍长老告诉他现在还没有对手。

他们这一场战斗太快,别人还刚刚开始,他这里已经结束!

刘官玉无奈,只得等在一旁。

队伍中,段歌军等人一直在同他打着胜利的手势。

风雪珊双手合在嘴前,也不知在喊些什么,反正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那样子,比她自个儿获胜了还要高兴。

刘官玉笑了笑,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趁此闲暇,他便观看起柳烟霞的比试来。

她的对手,也不知是哪一峰的弟子,瘦高个,马脸,年约二十。

手中拿着一面旗帜,旗杆长三尺,似乎是精钢打造,旗面却不知用什么织就,一片血红。

旗面上绘着一口井,井周围有着七颗星辰,看来怪异至极。

柳烟霞手中,却是一条洁白晶莹的长鞭。

“这小妮子居然喜欢用鞭?!”他不禁想起某些少儿不宜的场景来,心中没来由的一颤。

“使软鞭的女孩子,可不好惹!”

那两人,此是却是激斗正酣。

那瘦高个使动手中的旗帜,竟是威风八面,或用棍法,或使枪法,转瞬间却又使出一招剑法来,端的是迅若雷霆,快逾闪电。

柳烟霞手中长鞭上下翻飞,倏忽来去,和那瘦高个斗在了一起。

一时之间,倒也难分难解。

刘官玉直看的目驰神摇,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实力如此强悍,在天路榜上的排名肯定不低!难怪她要跟我比试,不过想要赢我,难啊!”

蓦地,那瘦高手中旗帜猛然翻转,旗面上那一口井中,光芒一闪,喷出一道蓝幽幽的雾气来,如同蛟龙一般,直冲柳烟霞而去。

去势又快又疾,打的虚空噼啪作响。

柳烟霞娇叱一声,身形电转,手腕一振,洁白晶莹的长鞭倒卷而上,堪堪将那蓝色的雾气打散。

但那瘦高个有这蓝色雾气相助,打起来更是勇猛异常,旗帜挥动之际,条条蓝色雾气射出,宛如怪蛇横空,张牙舞爪,极是凶悍。

渐渐的,柳烟霞便落了下风,手中长鞭虽然仍是夭矫若龙,但那蓝色雾气杀伤力惊人,速度更是迅捷绝伦,简直实在防不胜防。

而且那旗帜招式变幻莫测,诡谲怪异。

争斗之中,危机重重,好几次,柳烟霞都险些被那瘦高个的旗帜打中。

刘官玉看了一会,不由替柳烟霞暗暗担心,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谁知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只见柳烟霞猛然狂出数招,将瘦高个逼退两步,自己身形如同旋风般一退,一招手,扔出了一把银色的剪刀。

那剪刀一个飞旋之下,化作数丈大小,通体迸射无尽的银色光华,张开大嘴,如同两把绝世长刀,迅若雷霆般朝着瘦高个剪去。

威势骇人至极,整个空间仿佛都被剪成了两半!

瘦高个眼见便要获胜,正暗自高兴, 哪料到柳烟霞突出奇招,祭出一件如此厉害的法宝来,手中的旗帜不由的就慢了一分,露出一个大大的破绽来。

柳烟霞长鞭一振,整条长鞭竟倏地伸直,如同一柄长枪一般,挟裹着凌厉绝伦的威势,直刺瘦高个心口。

这一招又快又狠,而且出手角度极其刁钻,只一闪,长鞭已经刺到胸前。

瘦高个大骇,慌忙脚下倒踩七星步,手中旗杆横拦,间不容发之际,总算挡住了这一刺。

但那剪刀却已迅雷般冲到他身前三尺处,倏地一合,便要将他剪成两段。

生死一瞬间,瘦高个蓦地将旗杆朝着地面一杵,那旗杆一声嗡鸣,竟猛然变长,推的瘦高个凌空向后斜飞而起。

堪堪避过了这必杀的一剪!

但面对好不容易才逼迫出来的破绽,柳烟霞此等高手,如何能够就此放过?

当下身形一飘,倏忽抢进,左手掐诀一指,巨大的剪刀凌空而下,直取瘦高个脑袋,右手晶莹长鞭幻化出一片鞭影,漫天而出。

那些鞭影飞腾变化,宛如无数猛龙,朝着尚在半空的瘦高个围杀而去。

眼见上有寒气森然的剪刀袭来,下有犀利至极的鞭影围攻,瘦高个立时惊骇欲绝,魂飞天外。

慌忙间将变长的旗杆一撑,身形翻飞而出,同时双手一抡,施展出一招棍法,幻化出一片棍影,护在了自己身前。

“呯呯呯!”

棍影和剪刀鞭影剧烈碰撞,闷响不绝于耳。

“咔嚓!”

光华迸溅,气浪翻飞间,一声脆响清晰传出。

那伸长的旗杆,被剪刀剪成了两截。

瘦高个只觉手中一轻,旗杆已断,心中震骇更甚几分,一咬牙,索性左手旗帜,右手长棍,一边疯狂出招,一边朝着地面落下。

但剪影挟威直下,有如漫天长刀劈斩,气势暴烈至极,那鞭影更是诡异玄奥,变幻莫测。

还未落地,已然被抽中两鞭,直打的身上皮开肉绽,鲜血狂涌。

但瘦高个哪里顾的了鞭影,只是把手中武器拼命抵挡住剪刀的围杀,这玩意挨上一记,那多半便要一命呜呼,谁轻谁重,他自然拎的清。

等他落到地上,早已挨了六鞭,浑身血肉模糊,看来凄惨万分。

见那剪刀呼啸而来,再也顾不得颜面,立时一个懒驴打滚,避过了这一击,口中狂呼:“我认输!”

就在他身上光芒亮起,却还没有传送出去的时候,那剪刀迅雷般朝着他脖子剪来。

他立时一缩脖子,剪刀从他头顶剪过。

“噗嗤!”

头顶一块头皮飘然而落,血花飞溅。

但瘦高个的身形,也终于消失。

柳烟霞获胜,下一瞬也被传送出了比试空间。

出得玄镜柜,见刘官玉正呆呆的望着她,想是被自己的英姿所慑,便把他冷眼一扫,抿嘴一笑。

立时,刘官玉只觉一股森然凉意自脚底一冲而起,直奔脑门。

“这个女孩,有点凶!”他在心中颤声直呼。

便在此时,天权峰也有三位内门弟子获胜,从比试空间中退了出来。

原则上,失败了的弟子,可以不接受别人的抽签对战,但可以主动抽签和他人对战。

现在,空出来的选手便有了十名,五名获胜的,五名失败的。

刘官玉和柳烟霞,以及天权峰三名获胜的弟子,还有三名失败了的弟子,都参加了第二次抽签对战。

那两名失败的弟子,直接放弃了。

柳烟霞的运气不够好,抽中的是天权峰的弟子。

巧合的是,刘官玉居然抽中了一名失败的弟子。

“哼,算你运气好!”柳烟霞恨恨的说了一句,直接进比试空间了。

“我没有招惹她啊?!怎么老针对我呢?”刘官玉有些摸不着头脑。

恍惚间,和对手来到玄镜柜前,手掌一按,进入了比试空间。

这一次,却是一片汪洋大海,刚刚进入,刘官玉便踩在了蓝色的海水中,身形立时下沉。

他立时施展轻身功法,变得身轻如燕,同时体内九日风力涌动,两道旋风闪现在脚下,方才稳稳站立在水面之上。

他的对手身形矮胖,单眼皮,此时却是飘然若仙,也不见其有如何动作,脚下的水面自动浮起一团,如同一个石墩一般将其托在了水面上。

意态潇洒至极。

“哈哈,就你这一点实力,也敢跟争胜负?!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跟我动手为好,这大海之上,便是我的天地!”

单眼皮狂妄大笑,心中好不得意。

他是单一灵根水灵根,而且是极品,此时在这海面上对战,那简直是老天爷都在照顾他!

想不胜,都没有办法!

“这一战,我也可以得到十分!”单眼皮心里想。

“一个败军之将,也敢言勇?!”刘官玉好整以暇的笑道。

“败军之将吗?那也得看对上谁!对上天权峰的师兄,我可能就是败军,但对上你嘛,我还真就是胜军了!”单眼皮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还真不相信!”刘官玉哂笑道。

“你不信也没有办法,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倘若选中的比试空间是一片陆地,也许你还有一丝胜算,但在这海面之上嘛,你就认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