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师兄,近期别来无恙啊。”

在前往钱府的马车上,闭目养神的江临解开灵窍心湖传音,而覃萧就坐在江临的对面,坐在中间的钱府少爷已经被江临隔空刺激睡穴睡着了。

“还好,在宗门内除了修行就是看看其他宗门的仙子直播了,但是江师弟你不在总感觉是少了些什么。”

覃萧同样是以心湖传音道。

“师姐怎么来东林城了?是长老们安排的吗?”

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是东林城有独孤魔教的阴谋,但是事情并不算太过严重,没有必要让已经是元婴境界、开了自己山峰的林师姐前往。

“这个是师姐亲自要来的。”

“嗯?难道师姐察觉了什么?”

“这个”

覃萧欲言又止,自己也不好说师姐是担心你了,所以才着急来的啊。

再说了,身为一个男人,失个身怎么了?

“江师弟啊,有件事,我想问问。”

蓝白条纹连衣裙女生时而安静时而活泼

“覃师兄但问无妨。”

“那个师弟你是否精关已开了?”

“”

江临自然知道覃萧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被花草精怪吸收精气应该不算吧?”

江临话语刚落,覃萧猛然睁开双眼“江兄!没想到你竟然连花花草草都不放过!何以至此啊!”

“我至此你个p啊!只是被偷取了精气而已,我肯定还是赤子之身!”

“当真?”

“当然当真。”江临也是睁开眼睛,不过看到覃萧那炙热的眼神,江临一下子后背靠紧了马车,“覃兄你想干嘛?”

“没没干嘛”覃萧咳嗽几声淡定了一会儿,“话说江师弟此次来东林城是?”

“哦,覃师兄放心,虽然我江临是魔教中人,但是你懂我的,我江临什么时候干过偷鸡摸狗之事?”

“那次我们去女修士宿舍。”

“赏月乃是文人雅士首选。”

“那次你把龙泉峰女长老养的那条鳝鱼给炖了”

“我怕那鳝鱼日后成精,先下手斩草除根。”

“还有那次你带着师弟们去宗门内的女澡堂放乌龟。”

“那是爱护自然万物,培养动物与人之间最美好的信赖。”

“”

“总之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会和覃师兄你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覃师兄你可以不必担心。”

就在覃萧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江临摆了摆手。

“另外,我怀疑钱府与此次东林城的异常有关!”

“嗯?师弟你如何看出?”

“男人的直觉!”

“”

“吁~~~”

车夫勒停下马车,江临也是用灵力刺激钱府少爷的穴位将他弄醒。

“少爷”

“你们让开!来老师,慢点。”

钱甄多一屁股将旁边的侍从给挤开,亲自将江临给扶了下来。

钱府的大门与电视剧那种古代城中富豪的门第没有什么区别,江临和覃萧下车后也是第一时间使用各自的探知术探知府邸。

结果什么异常都没有。

“来老师,请”

钱甄多踢开身边的侍从,弯下肥厚的腰引领江临进门。

钱府的府邸很大,里面假山小池,有花有草,景色的看起来确实是不错,侍女家丁来来往往,见到钱甄多都是行礼后离开,然后使劲地刮了江临几眼。

从这些侍女看向钱甄多的眼中,江临并没有看到什么畏惧,甚至还有些许的亲切。

覃萧心湖传音道“小临,我感觉不太对劲。”

江临微微一笑“覃师兄是觉得一个看起来纨绔肥胖的子弟,但是府中的人却还对他有些许的亲切?”

“嗯。”

“这是因为钱甄多根本就不是什么恶霸。”

江临解释道,对覃萧讲述着从系统那得来的信息。

“其实我们面前的这个钱家少爷连杀只鸡都不敢,虽然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但是现在都还没有迈上成人的阶梯,师兄你别看钱甄多对侍从拳打脚踢的,但是根本就没怎么用力。”

“这是为何?”

“唉因为这位钱家少爷不知道听了谁的鬼话,在极力演示自己一个恶霸的身份,想要上演一个‘霸道地主爱上我’可能是家修士写的看多了。”

“有点不太懂。”

“没事,毕竟师兄你是直男嘛,我们不一样。”

“”

直男这个词覃萧还是懂的,当年江临给他讲过。

只是覃萧感觉自己受到

了侮辱。

自己竟然被一个直男骂直男?!

钱甄多转过身对着江临说道“老师,我们先去后院休息吧。”

江临摇了摇头“小钱啊,我觉得我应该去见一见你的父亲,当然了,直接让你说我是你的泡妞老师也不好,你就说我是你的朋友吧。”

“这个老师还请见谅,我父亲身体抱恙,目前是三娘主事。”

“三娘?”

江临心头一惊。

“虽然有些冒失,不过,老师我还是想问你的三娘芳龄几许?”

看着自己老师那好像有些猥琐但是却又一本正经的眼神,钱甄多缓缓道“约莫花信年华(岁),老师怎么了吗?”

“花信年华?”

江临拍了拍钱甄多的肩膀,滑稽微笑,笑容中竟然还有该死的邪魅,

“实不相瞒,你老师我就喜欢见徒弟的娘亲,尤其是年轻的。”

东林城闹市之中,一名身穿束腰长裙,头戴幕篱的女子走在街道之上,女子越走越快,如同蝴蝶般的身法滑过一个个行人,最终进入一个小巷中。

当女子进入小巷中时,两个身穿宫服的清秀女子同样是出现,只不过面前是一个死胡同,而女子消失在她们视线之中。

“能在这小小的人族城市见到万妖中高贵的白狐,我还真是幸运呢。”

女子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站在胡同口的女子手中长剑已经指向二人的后背。

狐狸姐妹二人缓缓转身,撤掉幻术的二人一袭银发披于肩头,一双耳朵毛绒绒地竖起。

“白灵。”

“白巧。”

“见过萧姑娘。”

白狐姐妹二人对着萧雪梨欠身一礼。

“我们,见过?”

白巧微笑道“我们姐妹二人有幸见过萧姑娘的画像,不过,这不重要。”

白灵直视着萧雪梨幕篱之下的眼眸,淡然道

“重要的是,七日之内,江公子将身消道陨。”

woyouhaoduofuhu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