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转眼间,那两道同样冰冷、黑暗绝伦的剑光,便已然是正面碰撞在了一起,随后,便爆发出了一道无比激烈的巨响!

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林羽的身形不由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可那黑甲傀儡战兵,却直接是轰然爆散了开来!

“成功了!”

眼看着那黑甲傀儡战兵重新化为一个“恨”字,林羽的眼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精光,旋即忍不住畅快大笑了起来。

虽然原本便有着不小的把握,可当真挡住对方这一剑的时候,林羽心中还是充满了无尽的欣喜。

这十年下来,他日夜苦修,没有片刻有丝毫的懈怠,终于是将对方这一剑参悟出了三成玄奥,并施展出了同样的剑术,借此击败了对方!

“不过,这还只是第一道黑甲傀儡而已……”

但下一刻,林羽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面色重新变得肃穆起来。

不错,想要离开这座宅院,那便必须要将六道黑甲傀儡战兵都击败,眼下,他也才仅仅只是击败了第一道黑甲傀儡而已,还远远不到庆祝的时候。

嗡!

果然,在林羽击败第一道黑甲傀儡后,那原本站立在一旁不动的剩余五道黑甲傀儡,便又有一道掠了出来。

甜美可爱丸子头美女毫不吝啬微笑甜美写真

他瞳孔同样是冰冷无比,没有多说半句的废话,直接便又是一剑挥了出来。

跟先前的剑术不同,这一剑挥出,浩浩荡荡的剑光,却是宛若泉水在虚空当中流淌,只是那泉水却是冰冷到了极点,比先前那一剑甚至还要冰冷十倍、百倍!

“好冷!”

感受着那股寒意,林羽的面色也不由一变,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神体乃至灵魂都几乎被冻结。

哗!

他怒喝一声,当即便是一剑斩出,然而,当他手中的圣元剑斩出,却仿若是斩在了一片真正的泉水之上,竟是轻飘飘的,没有丝毫着力的感觉。

砰!

下一刻,那泉水般的剑光便已然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刹那间,那原本静谧温柔的泉水,却又化作滔天大浪,将他整个人都直接轰飞了出去!

“好剑术!”

然而,在被轰飞出去的同时,林羽的脸上却反而是露出了一阵惊叹之色。

那第一道黑甲傀儡的剑术,便已经是让他赞叹无比了,可没想到,第二道黑甲傀儡施展出来的剑术,却是比先前还要更加玄妙、不凡!

当即,林羽直接便是盘坐了起来,在脑海当中开始参悟推演着刚才的剑术。

而有过先前的经验,林羽这一次的参悟速度倒是明显快了不少,仅仅花费了六年的时间,便是成功击败了第二道黑甲傀儡。

而又,又耗费了八年的时间,林羽击败了第三道黑甲傀儡。

而后,又十一年,林羽击败了第四道黑甲傀儡。

……

时间匆匆,一晃,距离林羽被困入这宅院当中,已经是过去了六十三年的时间。

“六十三年了……”

宅院当中,林羽缓缓地站起身子,眼中也不由浮现出一丝感慨之色。

这六十三年当中,他不断地与黑甲傀儡交战,不断地参悟着对方的剑术,同时,他的剑道造诣,也不断在稳定提升着。

毫不夸张的说,跟先前相比,他的剑术已然是产生了一次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虽然他一直都刻意压制着自身的修为境界而没有突破,可同样的境界,若是再与六十三年前的自己交战一场的话,只需要一剑,他便能直接秒杀后者!

这六十三年下来,对他的剑术提升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放眼整个千阳大世界,单论剑术方面,林羽都敢称是第一!

“在这宅院内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如今,也是时候敢离开了。”

看着宅院当中仅剩下的最后一道黑甲傀儡,林羽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旋即却是收敛了种种心思,一步掠出,便正好是站在了那黑甲傀儡面前。

哗!哗!哗!

而感受到林羽的气息,那黑甲傀儡当即便直接是出手了,他一剑斩出,可这一剑,却宛若是同时斩出了九剑,九道剑光,顿时齐齐亮了起来!

九道剑光,每一道都呈现出一种曜黑的色泽,可明明是曜黑之色,却又无比的耀眼,那光芒甚至是比大日还要耀眼炽烈无数倍。

伴随着这九道剑光升起,一个偌大的黑洞也浮现了出来,在那黑洞当中,隐约可以看见一片虚无的黑暗国度,仿若足以将一切都彻底吞噬!

“破!”

眼看着那九道剑光朝着自己笼罩而来,林羽骤然爆喝一声,他同样是一剑斩出,下一刻,又是九道剑光齐齐迸发了出来!

轰!

跟对方施展出来的剑术一样,这九道剑光,同样都是呈现出曜黑之色,携带着虚无的黑暗国度,瞬间便是与之碰撞在了一起!

嘭!嘭!嘭!

接连三道爆响响彻起来,天地之间一片轰鸣,而那宅院也轰然颤动了起来,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那一共十八道剑光才齐齐是消散了开来。

旋即,那最后一道黑甲傀儡骤然爆裂开来,旋即重新化作一个“恨”字,落在了那宅院当中。

“结束了!”

见到这一幕,林羽的面色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在动手之前,他便已经预料到自己这次能够击败对方,眼前的场景,自然不会让他太过动容。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够抓住我留下的这一线生机。”

下一刻,一道叹息声忽然响了起来,只见那黑袍中年男子的身形浮现而出,他看着林羽,那脸上满是复杂之色。

“当初,我虽然留下了这一线生机,可在我看来,这生机根本便是没有人能够把握住的,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报复罢了!”

他摇头道:“直接杀死人,这未免太无趣了些,可先给他一些希望,再让他感受到绝望,最后彻底崩溃等死,这才是我原本真正的目的!”

“但我的确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够通过我留下的考验,把握住这一线近乎于不存在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