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宫秘境,秘境扭曲的出入口,此时缓慢闭合。

坎水宫高峰之上,苏子君伸出手掌,下方战场之上,那些被杀神剑剑气直接扫灭了的妖邪魔头的残魂纷纷聚拢而来。

这出自轩辕宫公主之手,自然无人敢问,问就以下犯上。

他们一直以来将尊卑分得十分的清楚。

纵使这位公主殿下恣意妄为地化作了旱魃之躯,但其实也不算是脱力了轩辕的血统,毕竟上古之初,黄帝也有一名女儿,同样也是旱魃之身。

公主想要做些什么,臣下自然不敢多问……他们此时最需要做的,是清扫战场。

“公主殿下最后出手灭杀魔头,想来事情定然已经看好了时机,最后给出了雷霆一击,才有此效果。但若然殿下早些出手的话,此番各部不至于受此重创啊……”

“伤者虽多,甚至不少战将元气大伤,三五年内都无法恢复过来……但死者却是不多,并且折损的金剑、银剑战将,多出自公孙氏一族,看来公孙时雨三番四次作乱,公主殿下是有了敲打公孙氏一族的心思了……”

“嘘!莫要背后议论公主殿下!”

“只是不知公主收走这些魔头的残魂,打算如何处理……这些魔头残魂,道是用来炼制凶兵的绝佳材料!”

“或许,镇仙塔内,还残存一些尚未离开的妖邪魔头……它们已经被镇仙塔镇压无数年,许是有不少神志湮灭,只能在镇仙塔的各层之中游荡,即使镇仙塔大门破开,也不懂离开……我等或许可以进入扫荡一番。”

“同去,同去,反正镇仙塔内禁止被破,也需要人入内足一修补。”

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

“这不是镇仙塔。”

冷不丁地,众人却听见了公孙无臧的一句说话。

只是这一句话之后,公孙无臧便不再说些什么,默默返回了坎水宫之中。

此番轩辕宫大乱,始作俑者是死而复生的公孙时雨……作为公孙一族的血脉,恐怕这一站之后,乾部公孙氏在轩辕宫会变得无比的尴尬。

众人相识一番,此时还是不要触公孙氏的霉头为妙。

……

“不是真正的镇仙塔?”

孙小圣此时就站在了苏子君的身后,躲开了峰顶之下众人的目光。

苏子君此时淡然道:“地上的只是镇魔塔,地下的才是镇仙塔。镇魔塔虽然囚禁魔头的能力不若,但也不过是轩辕宫的先辈仿照镇仙塔制作。但事实上差了不止一筹。”

“镇仙塔……到底是什么?”孙小圣皱了皱眉头。

第六层他虽然找到了白袍和尚,但是前面五层,他可感受到了至少四道可怕的目光,那目光却远非地上镇魔塔的魔头可比。

苏子君却没接着说下去,“孙小圣,等会我送你出宫,你莫要和人说起这件事情,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你是爱回去你的得道之地,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随你。”

小圣哥吧嗒着嘴巴,试探性地问道:“一无所有?”

“天经的秘密在那和尚的身上。”苏子君深深地看了小圣哥一眼,“你的出生似是而非,谁也弄不清楚来历,或许可以从这和尚身上找到答案。”

想起那白袍和尚的心痛铁拳,小圣哥不禁打了个冷颤。

“无趣,无趣!”孙小圣脑袋拨浪。

苏子君大手一挥,一道金光瞬间将他送出了轩辕秘境……秘境之内禁制无数,唯有真正轩辕皇家血脉才能尽数控制。

苏子君对于轩辕秘境的控制,一如魔术师协会的辉耀塔主对非人领域的掌控一般。

有我无敌。

“各部首,进宫议事!”

皇家公主此时化作一道血光,瞬间没入了群山中的轩辕宫正殿之中。

……

……

此时龟千一尚且不知道,轩辕宫內所发生的一切。

皆因此时老乌龟正在高峰会议的大楼之中,与百劫道人一起,趁着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便问了一间茶室,切磋茶道,研究茶艺。

尤其是绿茶之道。

“道长,为何不见力量大会当日代表道门协会的那位姑娘?”龟千一忽然笑眯眯地问了起来。

百劫道长笑呵呵说道:“龟长老何时开始对年长女性有兴致了的。”

龟千一放下茶杯,“如果老朽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姑娘的来头恐怕不小啊……道门此番手段,老朽真是叹为惊止。”

百劫道人依然笑呵呵,“这并非道门之功,因缘际会,因缘际会。”

身边几名陪同的道门元老并不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尽管很想要知道哑谜的背后,但他们却更加好奇另外一件事情。

百劫道人与轩辕宫的龟千一部首,这两家伙到底谁的年纪更大些。

此时,一名管理局的探员恭敬地敲门而入,“百劫道长,龟长老,各位……会议马上开始了,请随我入场吧。”

百劫道人将功夫茶杯放下,忽然说道:“今日似乎安静了些,是否少了些人?”

入门的探员此时脸色顿时难看了三分……他低声说道:“今日,有好些代表团至今未曾到场。”

“哦?”龟千一微微皱眉,它知道还有下文。

探员此时点了点头,声音更低了些,“据统计,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代表团,天亮之前,离开了禁绝之城……似乎是商量好的。”

龟千一与百劫道人对望了一眼。

两老家伙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起身,离座……入场。

……

“咦……怎么还有那么多位置是空着的?”

入场准备已经做完了,并且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早上十点多,快要十点半了,然而高峰会议会场,却还空了超过四分之一的位置。

媒体区內,任大妈似乎嗅到了一些要搞事情的味道,随后对照着手头上的座位名单,开始逐一去找倒地有那些代表团是还没有到现场的。

“伽倻山的……”

“十三氏族的……”

“咦,古波斯的那群人也没有来……”

“南洋那边的,马拉的……也没剩几个了。”

“非土大陆的代表团,几乎缺席了七成……这么多?”

“大洋洲的代表,居然一个不剩?这缺的……真的有些多啊?”

就在此时,作为这次超凡高峰会议发起方的神州管理局,有人入场了……赫然是总负责人的火云邪神。

任紫玲此时也收回了心思,目光锁定在了这位最高负责人的身上。

现场沉静无比……比任何一天的高峰会议都要安静许多。

……

火云邪神此时直接走上了主席台上,挥了挥手,官方的发言人便脸色凝重地走到了发言台前。

“各位,在今日会议正式开始之前,我来说明一些今日不少代表团缺席的情况。”

说着,这名发言人便举起了手头上的一份文件,“一个小时之前,我们收到了这些留言,都是已缺席的代表团的留言。这些缺席的代表团表示,自愿放弃加入世界超凡协会。”

会场席位中,众人不禁交头接耳了起来。

……

他们入场已经有些时间了,怎么会不知道有那些人没有到来?此时从发言人口中确定了这件事情,很快便想到了这些缺席的代表团的打算。

这些缺席的家伙,基本上是在早前的力量大会之上一个理事会名额也未能获得的。

既然得不到名额,那么超凡协会不加入也罢。

世界上的国家许多,国力有强有弱……弱国无外加。但作为超凡者来说,却不这样想……超凡者,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家伙?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之中,可以为王,但一旦加入了超凡协会,又没有获得实际性的权力,反而还要受到理事会的制衡,自是不愿。

何不直接离开,鸟都不鸟这个超凡协会?

本来,在没有这次高峰会议之前,世界各地的超凡圈子,还不是自己经营自己的?

……

“超凡协会的建立,以自愿加入为原则,致力于维护超凡者权益的同时,还致力于与人类的和平共处。对于放弃加入的代表,我本人代表神州管理局感到惋惜。不过基于友好相处的原则,希望在座的各位也不要有任何的成见……”

发言人的是套话了,毕竟直播已经开始,要面向世界的目光的。

借着,发言人开始宣布今天的第一个事项,居然并不是直接进入超凡协会建立的议程,而是将发言暂时交给了魔术师协会一方。

上台的是魔术师协会的冰寒塔主。

至今,这位蓝衣丽人,魔术师协会的至高塔主之一,方才第一次在大众的目光之下发言。

冰寒塔主说了几件直接引爆了整个欧土大陆舆论的事情。

第一,冰寒塔主直接承认了国际刑警组织的高层之中,有不少是魔术师协会的人……这样就变相地承认了魔术师协会一直以来,对于欧土大陆的暗中把控。

第二,则是代表刑警组织对于欧土大陆之中,历来因为卷入了超凡事件之中而受到了伤害的人致歉,并且宣布将会给予这些受害者更多的补偿,甚至还承诺如果受害者家属当中,拥有资质的,将会在魔术师协会的第一所学园建成之后,优先录用。

第三,则是作出了针对昨天晚上所发生的处决超凡生物的恶性事件的处理。

处理结果如下:

1、问责特殊事物处理部门的负责人。

2、撤销对冰淇淋布丁成员的指控。

3、将会重新成立一个对特殊事物处理部门进行监察的部门,暂命名为纠察队。第一批的纠察队队员将会由冰淇淋布丁的成员担任。

第四,纠察队将会直接对即将成立的超凡协会的理事会负责。

此言一出,欧土大陆上的舆论……哗然!

……

“这位冰寒女士,好大的魄力!”

“魔术师协会这种庞然大物,居然直接出来认错,而且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直接堵住了不少人的嘴巴了吧?”

“冰淇淋布丁的成员摇身一变成为了纠察队的队员……他们本就对超凡有着极深的成见,真的答应了吗?”

“怎么不答应?不答应他们能做什么?但是答应的话,他们就拥有了一些…权力!就是不知道,会有多大的权力了。”

“那些暴动的那些人类,接不接受这样的处理还不一定……”

“总比造成极端的仇视要好……暴动已经蔓延数十个国家,上百个大城市了!”

……

“接下来,正式进入超凡协会创立的议程……”

发言人此时接替了冰寒塔主再次上台,朗声说道……他将会一条条地读出世界超凡协会的组织架构,组织规则。

还有最重要的超凡处理法案的草案!

……

……

洛老板是不会胡乱地带陌生男人回家的。不过既然答应了请吃饭,自然也不好随便找个饭馆什么的。

此时。

不列颠,海边小城的一座庄园之内,女仆小姐此时正用勺子,将滚热的黄油,缓缓地浇在了渐熟的牛排之上。

鲜肉的香味,从厨房飘出。

客厅之中,白袍和尚三葬法师一遍一遍地擦着口水,不断地说着罪过,罪过。

电视屏幕之上,正播放着超凡高峰会议的现场。

洛老板此时正把弄着一个长条盒子。

这木盒子相当的破旧……木头破旧的就像是那种沉船的木头捞起之后又晒干的模样,甚至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枯朽气息。

从三葬法师的口中得知,这个木盒子叫作月光宝盒。

据说是一个可以穿越时空,将持有者带到任何时空的神异宝盒……可以帮助人抚平心中一切的遗憾。

穿越时间不好说,但如果只是穿越空间的话,在洛邱看来倒不算太过的难得。

穿越空间……实际上就是穿越不同的子世界。

这种事情,借由次元的夹缝也能够做到,但那是属于打破了子世界极限的强者的领域……不入次元虚空,就只能禁锢在子世界之中。

但还是有一些神异的道具,是能够实现在不同子世界之间的穿梭。

如果不算店铺的临界之门,洛老板从前就碰到过另外一件可以帮助人穿梭子世界的道具:荷鲁斯之戒。

“这么说来,法师是借由了宝盒的力量……才来到了这个时空?”

洛老板直接将宝盒送回到了白袍法师的面前,随意问道。

三葬法师此时讪讪一笑,手一闪就将宝盒回收,随后看了看左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才鬼鬼祟祟地道:“嘘!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就想要看看宝盒能不能直接将我带到大雷音寺之中的!你看,这九九八十一难,真的好麻烦的咧!路上男妖怪又凶,女妖精又要睡我,几个徒弟还不让我省心……”

借助宝盒的能力直接抵达西行终点?

洛老板不禁怔了怔。

这位三葬法师,意外地很有想法啊?

“先吃饭吧,法师。”洛老板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道:“饭菜准备好了。”

“善!”三葬法师此时拍案而起,“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