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相派。

江为江湖,相为宰相。

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也。

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江相派里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自称宰相,真正称为宰相的,都是江相派的首领人物,手里是有真本事的,而贾川就是其中之一。

套出这么一条大鱼来。秦宁还是较为满意的,在瞥了一眼吓的尿裤子的中年男子,撇了撇嘴,而后一脚踹在了他脑袋上,将其踹晕了过去,他正要将黑钟上的鬼煞清除掉,身上玲珑宝珠却是晃

动了起来,秦宁只好先拿出玲珑宝珠,看六翅玉蝉这小祖宗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六翅玉蝉舒展了一下翅膀,随后围着秦宁转了两圈。

小白汪汪汪的叫了三声。

这六翅玉蝉似乎有些不满意,随后飞到了小白面前,落在了它鼻子上,小白顿时蔫了,趴在地上也不敢动弹,秦宁见此,心中痛骂没出息。六翅玉蝉很满意小白的服软,晃了两圈后,却是径直落在了黑钟之上,秦宁挑了挑眉,却瞧见那黑钟上血色厉鬼似乎在挣扎什么,然而下一秒,颜色就开始渐渐淡化,秦

宁明显察觉到黑钟上的鬼煞正在被六翅玉蝉吞噬者,而随着鬼煞不断被吞噬,六翅玉蝉身上浮现了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红色纹理,如血管一般。

但随着鬼煞部被吸收,那红色纹理又是隐匿,而六翅玉蝉似是吃饱喝足,晃了两圈做了个饭后运动,就回到玲珑宝珠里继续睡了。

衣柜少女甜美又俏丽

秦宁将玲珑宝珠收了起来。

在看黑钟,已经彻底成残次品了,随手就是仍在了一旁。这时候,在前面等的不耐烦的白晓璇急匆匆走来了,旁边白岚跟着,而常三和李老道则是押着那胖子老板走了进来,只看到这满院子枯萎的鬼养花,胖子老板就是腿打哆

嗦,尤其是瞧见自己眼中那神仙般的人物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碰上硬茬子了。

“怎么这么久!”白晓璇不满的问道。

秦宁踢了踢地上那家伙,道:“这货不识好歹,浪费我时间。”

“宁哥,这家伙怎么处置?”常三这时指了指胖子老板,道。

秦宁道:“直接报警,拿尸体养花,警方会给他一个合理的惩罚。”

胖子老板顿时瞪大眼睛,随后爬着来到了秦宁面前,焦急的说道:“不要,饶了我,我只是一时被迷昏了头…”

“迷昏了头?那你知不知道你卖出去的鬼养花会害了多少人?”秦宁冷声道:“不报警?不报警难道让我打断你的腿?”“我…我…”胖子老板发现自己很难找到说辞,最终只能哭丧着脸道:“我知道错了,可是我女儿没错…我进去了…她怎么办…她才是十岁啊…小兄弟,不,不,大师,我在也

不卖这些花了,你饶了我吧。”“你还知道你女儿才十岁呢?”秦宁嗤笑了一声,道:“你贩卖鬼养花,损了阴德不说,就你女儿长期生活在这些鬼养花污染的环境之下,体内的鬼煞早就不知道积累了多少

,呵,十岁孩子的身体跟尸体没有区别,你这个

做父亲的还真爱你女儿呢。”

胖子老板顿时如遭雷击,随后晃着满脸横肉的脑袋,道:“不可能…我明明给她…”

“吃过黄芪?”秦宁说道。

胖子老板顿时噎住了,愣愣的看着秦宁,不知所措。

秦宁撇嘴,道:“满身的黄芪味道,真不知道你脑子怎么长的,这也信。”

胖子老板已经面色煞白,随后却是直接抱住了秦宁的腿,痛哭流涕道:“大师,救救我女儿啊,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错都是我的错,跟她没关系啊。”

秦宁瞧见这货大有鼻涕眼泪往身上抹的架势,忙是抽出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