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十几名穿着锦罗绸缎,身都挂满了金饰的土豪大大,坐在地上排成一排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被冻得。

现在已经是腊月中,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些人还穿着那么单薄的衣裳,就算他们是能力者,也抵挡不了这高原上的严寒呐。

名叫米莉的红纱少女冻得牙齿直打颤,不停的搓着自己的小手儿,他们这些人中,就属她穿得最薄,前两天都在房间里过夜,倒也不觉得怎么,可是现在在这荒郊野外的,她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她颤颤巍巍地对一个同伴道:“阿~阿三,再~再给我喷点火吧,我~我实在受不鸟了~”

然后她又可怜兮兮地看向了公牛队长,话音里都带着哭腔:“队~队长,我~我实在扛不住了,要~要不我们撤吧,明~明天再来~~”

身材如牛,一开始袒露的魁梧胸脯现在遮地严严实实,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着自己的双腿,将脸埋在双膝之间的队长大人,吐着哈气,哆哆嗦嗦的道:“身为伟大的三象战士,怎么能惧怕这天朝的严寒?再忍忍,等扛过了今晚,明天气温就会回暖的,我看和谐安区的那些人,穿的都不厚,这里的气温应该不会很低才对!”

谁知等他话音刚落,一个鹅毛般大小的雪花在他们缓缓飘落,在他们目瞪口呆中落在了地上。

“下~下雪了~”红纱少女目瞪口呆的说了一句。

……

三象国丧尸大营,白薯飞快的冲进了大帐,对正在打盹的白文恭谨说道:“盟主,刚刚从横河水尸传来消息。”

白文睁开眼睛:“出了什么事?”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

“是出了事,不过是好事!”白薯呵呵笑道:“根据我们内线传来的消息,横河水尸因为水王的位子发生了内乱,现在所有的统帅正在互相征伐,根本没空给他们水王报仇!”

“哼~”白文冷喝道:“在权利面前,无论是人还是丧尸都是一样的,既然这样我们也别理他们了,传来命令,所有丧尸立刻行动,完成我们一统三象的伟业!”

“是!”白薯立刻跑出了大帐,来到了金象市的丧尸大营。

金五公子正坐在那里等着,看到白薯到来立刻迎了上来,他激动的问道:“白市长,盟主大人下令了?”

白薯也激动的道:“是!盟主大人终于下令了,五公子,我们的宏图伟业能不能实现,就看这次了,你准备万了吗?”

“放心好了,我们目前掌握了二十亿大军,如果能发动突然袭击,一定可以拿下金象市!”金五激动的道。

“好,立刻传信给金象市的内应,让给他们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动手!”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高昂的声音:“五弟你在吗?”

随着帐篷的帘子被拉开,金三公子领着一大队的精锐丧尸走了进来,明显来者不善。

“哟~黑象市长也在,真是好巧啊,二具真是好兴致,我们有没有打扰你们呀?”金三公子嘿嘿笑道。

金五公子眯着眼睛看着金三,以及他身后的五十多名气势汹汹的高级丧尸,冷声道:“金三,你领着这么多尸来我的大帐干什么?”

金三呵呵笑道:“当然是这么多天不见,想你了,特地过来看看你,难道不行吗?”

“哼~少来这套,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心里清楚的很,我们都是男子尸大尸夫,有话直说!”金五冷声道。

金三公子脸色一正,那满是裂纹的脸上充满了威严,沉声说道:“我奉金象王之命,前来接管指挥官。金五、从现在开始你就已经不是我们的统帅了,立刻赶回金象市报道,否则严惩不贷!”

金五心头一沉,难道他们秘密投靠盟主的事情已经败露了,金象王准备提前动手啊?这个关键的档口,他怎么可能交出指挥权,并且会金象市找死呢?

他呵呵笑道:“我没听错吧?金象王让你金三接管我金五丧尸的指挥权?没搞错吧?我加入金象市的时候就已经说好的,我的丧尸只有我可以命令,谁也无权调动!”

“嘿~今日不同往日,金象王怕你意气用事,带领我们金象市的丧尸和横河水尸拼命,特地让我来控制你,等这件事过了以后,你的指挥权会马上还给你的!”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凭什么把指挥官交给你?”金五道。

“凭什么?就凭这是金象王的命令,如果你不听,那就是造反,我们随时都能杀了你!”金三公子厉喝道。

“杀我?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我金五大营,四周有我十几亿的丧尸,你们想在这里杀我?我是不是听错了?”金五不屑的冷笑道。

“嘿~我就知道你不会主动交权的,所以一开始就已经准备万,你的亲卫丧尸已经被我们部控制了,等在抓住了你,你的十几亿大军就是我金三的,哈哈哈~~给我动手!!”

金三公子本来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彻底将金五公子的实力弄到手,但金五不死,这些丧尸可不会听他的,所以只能兵行险着了。

五十多名高级丧尸同时怒吼一声,咆哮着冲了上来。

“等等!”在一旁看热闹的白薯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白薯市长,你准备管管我们金象市的闲事吗?”金三阴冷一笑。

“不不不,我只是看到了债主,准备要一下帐而已!”金属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些纸张,来到金三阵营中的一个高级丧尸面前,呵呵笑道:“皮大~你借我们羊贷的三十五头羊已经拖欠了一个月了,是不是该还了呢?”

那个高级丧尸本来铁青的脸色登时大变,慌张的否认道:“什~什么羊贷?我从来没听说过,又怎么可能借你们的羊?”

白薯呵呵笑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这里有你收羊的欠条和凭据,我们随时可以去金象王那里去告你,别说金象王不会为你还羊,还会严厉的处置你!”

“你~”那高级丧尸只吧憋出了一个字,然后直接就认怂了,金象王如果知道了他接了羊贷,非得扒了他的尸皮不可!

白薯又来到另一个高级丧尸面前,呵呵笑道:“古铜,你借了我们羊贷四十五头羊,现在也该还了吧?”

那丧尸立刻也低下了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