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o3章 斩杀教廷主教;

古罗马城中的一处古塔建筑内。;

一个布满奇怪纹路的阵法中,一位白老者正盘坐其中,土黄色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盘踞。;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看向一个方向,那边正是圣殿骑士团驻地的方向。;

“怎么回事?这种能量波动?古罗马城周围空气的水元素都被吸收过去了。”;

白老者站起身,从法阵里面走了出来,推开门。;

“导师,您出来了?”门外一个红,身材性感火辣的女子惊喜的看着出来的白老者。;

“莉娜,你一直在这里等着?”白老者看着莉娜,在门口放着一张椅子,还有不少吃过的食物空盒,看样子她是在这里没少待。;

莉娜点点头“是的。因为导师您这一次要突破,已经闭关两个多月。这期间不能有任何外界的打扰,所以我才守在外面。”;

她期待的看着导师“导师您出来了,是不是意味着您已经突破到五阶魔导师的境界了!”;

白老者慈爱的看着莉娜,他摇了摇头“没有。”;

莉娜有点失落,她不解的看着白老者“那导师您为什么出来?”;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之前导师明明说这一次闭关要一直等到突破为止,最晚可能要半年。;

白老者看向远处圣殿骑士团驻地的方向。;

“刚才我感受到了很强的水系能量波动,就在古罗马城中,那能量级别至少是三阶水系魔法!而且非常的纯正!”;

“三阶水系魔法?那也就是说是一位三阶高级水系魔法师喽。”莉娜激动地说道。;

白老者摇了摇头“我感觉,很有可能是四阶大魔法师!可是据我知道的水系魔法师,拥有四阶和四阶以上实力的,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古罗马城。”;

“那是不是没有在公会登记过的魔法师。”莉娜道。;

白老者沉默一会儿“现在这个世界,能量非常的稀薄,魔法师的数量也非常少。单靠自身修炼到四阶大魔法师水准,几乎是不可能。不过说不定也有例外。”;

“每一个大魔法师对于公会而言都是稀缺的资源,所以我结束了修炼。莉娜,你随我一起见见这位大人。”;

“是!”;

莉娜兴奋的不得了,能见到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对于莉娜而言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

圣殿骑士团角斗场。;

场地上到处都是水渍,好像刚刚遭受过洪水一般。;

而周围的看台上却是十分干净。;

“咳咳……主教大人。”身湿露,被冲到场边的布拉德倒在地上,指着场中悬浮的一个水球。;

在水球中,奥古斯特主教正涨红着脸,不断挣扎着,嘴里时不时吐出气泡。;

席主教的实力相当于一个准先天,不过也就是一重先天而已,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奥古斯特太过注重法术的关系。;

身体强度甚至连高级骑士都不如。;

一旦失去了那个戒指的护罩,奥古斯特还不如一个圣骑士,败在了叶浩高级水系异能之下。;

“这权杖不错,我收下了。”叶浩手中拿着奥古斯特的那个权杖,他感应了一下。;

这个权杖上小小的白色水晶石,可以吸收足足五百个技能点。;

他当然不能当场吸收,先扔进储物戒指再说。;

“还……还……给我……”;

奥古斯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喉咙,一只手指着叶浩。;

;

nbsp;在水球中,巨大的水压,让奥古斯特连施展法术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导致他都快要有窒息的感觉了。;

叶浩刚准备开口说话,他感受到了周围数道气息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快看!是格雷大主教!”;

“还有圣殿骑士团的第二小队跟第五小队!”;

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中年人拿着权杖,一脸威严的站在那里。;

在他的四周站着一个圣骑士,还有一队骑士。;

另外还有另外一个圣骑士带着一队骑士封锁住了叶浩周围。;

“异教徒,放弃你的抵抗。你的抵抗只会加重你身上的罪孽,诚恳的在神面前忏悔,神会净化你身上的罪恶。”;

格雷大主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那种教诲人的口吻说着这话。;

那语气让叶浩很不爽。;

“喂。那个好像是你儿子吧?我把你儿子折磨成这样,你也愿意原谅我嘛?”叶浩戏谑的看着格雷大主教,指着被刚才的水流冲到场地边的卢克。;

卢克此刻几乎是已经奄奄一息了,要不是他身上还有一丝生命波动,甚至都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叶浩注意到这位格雷大主教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波动,那是愤怒,还有杀意。;

但是又很快被格雷大主教给掩饰住了。;

“一切的罪只要愿意诚恳的跟神忏悔,神都会原谅他。我愿意亲自为你做洗礼,洗清你身上的罪孽。”;

“小姐你先放了奥古斯特主教。”;

听到格雷大主教的这番话,周围不少人都露出了信仰的神色。;

虚伪。;

叶浩轻笑着看着这位大主教,明明内心愤怒的恨不得撕了叶浩,脸上却带着这幅慈眉善目。;

如果是其他人估计会真的被骗过。;

但是叶浩可以感受到这位大主教内心的起了波澜,他是在掩饰,掩饰内心的愤怒。;

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用最残忍的方法折磨死自己。;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大主教大人。你是古罗马城的大主教。奥古斯特主教包庇儿子,伙同一些贵族,囚禁一些女子,折磨她们,伤害他们。”;

“请问这样的罪行,按照教廷律令该怎么处置。而身为大主教的你,自己的教区,管辖不利,该怎么说?”;

叶浩一连串的质问,让格雷大主教的笑容显得有点僵硬。;

“这些事情,我们教廷会内部调查清楚。”格雷大主教说道。;

“内部调查?哈哈哈哈。”叶浩大笑,他敲了一下响指。;

几乎要窒息的奥古斯特主教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格雷大人……救……救。”;

刷;

所有人眼前一震,一把利剑插入了奥古斯特的背脊,刺穿了奥古斯特的心脏。;

奥古斯特瞪着双眼,没有了动静。;

“教廷圣山下,古罗马城中生这样邪恶的事情。还用什么内部调查嘛?干脆我来帮一下你们,省的弄脏了你们这些神棍的手。”;

叶浩拍了拍自己的手,看着那些聚集在自己身上惊愕的目光。;

“那我现在诚恳的祷告,是不是神也能宽恕我呢?”叶浩的笑容中带着讥讽。;

格林大主教的笑容凝固了,他抬起自己的圣杖。;

“圣殿骑士团听令。此女杀害奥古斯特主教,罪孽滔天,可就地斩杀。”;

“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