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都市至尊杀神最新章节!

山洞中,以向元化为首的一众小地仙已彻底傻眼,面对着黑面神一般的夜帝,身体甚至在打哆嗦。

这些人说到底都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世家公子哥,之前干过最坏的事情估摸也就是偷看女人洗澡,说起杀人这活,是有胆量没经验。

能跟着向元化聚在一起杀夜帝,纯粹是为了以后的前途考虑,跟着堤上向家的传承人,荣华富贵绝错不了。

可平文耀当着他们的面被一剑戳死,那种生猛而刺激的画面,让他们胃里一阵抽搐,甚至想吐。

李大年一手拨弄着神武令剑锋,眯眼瞅着向元化,后者额头上的汗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滚落。

人在绝对恐惧上,通常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而向元化此刻没想过求饶,反而鼓起勇气威胁道:“夜帝,居然敢杀同批的学员,这在玄道学院,是一等重罪!要是我宣扬出去,以后就别想在这儿修炼!”

听到这句话的李大年脸色一变,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笑容,轻轻摇了摇头,像是叹息。

本来平文耀的死,不过是杀鸡儆猴,让向元化知难而退,不要再招惹他。

可向元化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倒是提醒了李大年,若是此刻心慈手软,放这些人走,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眼下有魅灵仙的事情在后头搁着,谁阻挡他变强,谁就是他的头号敌人。

“向元化,这个人的脑子,有点不够数!”

清纯女孩水汪汪大眼睛真好看

李大年叹息着道。

向元化瞳孔一紧,“什么意思?”

“意思是,会死!”

死字刚出口,李大年便已出手。

千羽步的瞬移身法让他如一道鬼魅,再加上霸剑的凌厉,只听几声惨叫响起,向元化身旁站着的小地仙皆已倒下。

而这不过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

李大年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这是他从蛮荒世界回来后,第一次对自身实力的验证。

如今的小地仙在他面前,不过是草芥而已。

随随便便就杀了,毫无反抗余地。

这之中虽然有霸剑与千羽步的威力,但底子仍是他浑厚如大地仙的真力与过人的天赋。

“向元化,想怎么死!”

李大年转瞬间回到原处,离向元化只有三米远。

堤上向家的传承人此刻只觉胸闷窒息,连大气都不敢喘,对面的夜帝此刻恍若地府里的阎罗王,手中的神武令更是像那书写生死簿的判官笔。

只要大笔一挥,他的阳寿便尽!

这种感觉,足以让一个人绝望!

“、敢杀我?”

向元化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要知道,我可是堤上向家的传承人!”

“堤上向家,在汉国是顶到天的家族,杀了我,就等于犯了最严重的罪行!”

李大年玩味一笑,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那双眸子如老鹰一般锐利,“是不是傻?我在这里把们都杀了,谁能知道?”

向元化不说话了。

他忽然想拼命,握着鱼鳞剑的手不断发颤。

可是暗自鼓了半天劲儿,却仍是不敢动手。

此刻的夜帝往那儿一站,就如同一座无法跨越的大山。

让向元化觉得,他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噗通!

在三思索的向元化一下子跪倒地上。

“夜帝,我求求,只要这次肯放过我,我可以保证,以后在汉国平步青云,前途无量!”

“凭我堤上向家的实力,能让在几年内就站在汉国的最顶端!”

向元化嘴上这样说着,心中却在暗想: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现在活下来,等一出蛮兽空间,他就马上叫哥哥向元阳把夜帝杀了,一雪前耻,反正他此刻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别人知道。

可他殊不知,此刻的洞口,安君山正瞧着这一幕,不由暗道:这个向元化真是蠢,就算他此刻磕三个响头,叫几声爷爷,夜帝也绝不可能放过他!倒不如死的有骨气一些,能拼两下拼两下,拼不成,也不至于死的那么难看。

洞中,李大年瞅着下跪的向元化,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身为刺客的夜帝,见过太多将死之人的哀鸣讨饶,几乎每一个都毫无尊严,卑微至极。

当然,他对此绝对不会产生任何怜悯与同情。

相反,这种做法只会让这个人死的更快。

“向元化,好赖也是三大隐秘家族的传承人之一,怎么能做出如此没骨气的事?”

李大年叹息道。

跪在地上的向元化诚恳道:“只要肯放过我,让我学狗叫都行,骨气是什么,能当饭吃吗?”

李大年禁不住拍了拍手:“向元化啊向元化,可真是大彻大悟了!能把做人的尊严这么理直气壮的扔了,我夜帝还挺佩服!”

“这么说,肯放过我了?”

向元化心中一喜道。

“不肯!”

李大年摇了摇头,就像在拒绝一个保险推销员,语气平淡且平常。

“为什么?”向元化的心又沉了下来。

李大年笑道:“一直夜帝夜帝的叫我,却从来不知道夜帝是个刺客嘛?”

向元化暗暗捏紧手中的鱼鳞剑道:“刺客又怎样?”

李大年耸耸肩,有意无意瞥向元化的手,笑道:“对刺客来说,杀人就像吃饭一样平常,但我可能因为东西难吃而拒绝一顿饭,却不会因为一个人求饶就放过他!”

“这么说,一定要杀我了!”

向元化咬了咬牙,他已经为了活命抛弃了最后的尊严,可夜帝还是不放过他,那他唯有一拼了。

“一定!”

李大年淡淡道。

得到最终回答的向元化突然爆起,手中鱼鳞剑火芒大盛,在这生死关头,他几乎将身真力聚集。

可是他的腿刚刚才站起,目光就被一道红芒淹没。

短小精悍的神武令很轻易穿过了他的滔天火芒,直接刺穿了他的喉咙!

“临死反扑这种事儿,在我这里就每一次成功过!”

李大年叹了口气,抽回神武令,在向云华的喉间留下一个血洞。

噗呲一声,一道血水飚出,向元化不甘的伸手捂住喉咙,可汩汩而出的鲜血就像是喷泉一般,从他的指缝间溢出。

“、、敢杀……我!”

向元化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似是像将鱼鳞剑抬起,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一头栽倒在地。

怒目圆睁的望着洞顶,好像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