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剑峰中。

随着剑皇草争夺的落幕,盟战第一轮渐渐到了尾声,众人开始为进入第二轮努力。

能够进入第二轮,才有资格获得最终排名,才有资格获得直接晋升内门弟子的名额,才能在盟战结束后获得宗门给予的种种好处。

前十的奖励惊人无比,只要入了前十,至少都能斩获八百枚二品灵玉。前三者,奖励一枚三品灵丹,榜首奖励一柄件宝器!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隐性奖励,比如获得进入玄武殿、云剑阁、魂剑阁的特权。

对所在的同盟,宗门的手笔更大,许诺的资源将会翻倍。

可前十到底只有十个名额,真正让外门弟子动心,并且看得到希望的。还是前一百名,会获准进入内门资格的奖励。

外门弟子数万,内宗弟子却只有一千。两者待遇,天差地别,强大的内门弟子,在宗门的地位甚至堪比长老。

对林云来说,最让他心动的,莫过于宝器。

宝器并非单指兵刃,还有宝甲和诸多特殊的秘宝,随便获得一件,实力都可暴增。

除此之外,三品灵丹,也有着强大的诱惑力。需要三品炼药师才可炼制,丹药殿中能炼制者,屈指可数,就算是放眼整个大秦帝国能够炼制者也不多见。

想要进入第二轮中,必须要击败三十人,缴获对方紫晶玉佩方可获取资格。

日式小屋里的梦幻美姬

对林云来说,这资格太过容易,没有任何难度。他只需认准剑冢的方向,一路朝前走去,若有不长眼的弟子,随手击败便可。

“再走半日,就能到了吧。”

一颗撑天古树的树尖上,林云举目遥望,在埋剑峰的中央。乃是一片古老的剑冢,埋葬着宗门先辈,和他们生前使用的佩剑。

那里阴森昏暗,乌云盖顶,无尽的剑意终年不散。漆黑的地面上,插着成千上万的佩剑,每一柄剑的主人,生前至少都有紫府境的实力。

甚至还有天魄境的恐怖存在,即便死后,剑中蕴含的意志令人心悸。

只是遥遥看去,还未真的靠近,林云体内的剑意便感受的惊人的压力。

在这压力之下,他的剑意却并未屈服,始终都保持着凌厉的锋芒,似有争雄之意。

“有趣的地方,不过和我在青阳界中看到的剑冢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青阳界上古宗门遗迹,那片剑冢,镇压着恒古长存的魔气。历经不知多少万年的岁月,依旧让人压抑的踹不过气来,行走在其中,不过无尽黄沙中的一粒尘埃。

在树尖之上,林云居高临下看的清切,想要进入那片剑宗。只有四条路可走,其余的路都被刻满灵纹的荆棘封死,无法通过。

东南西北,四条路,四道关卡。

“奇怪……那地方入口,似乎有些不对劲。”

林云眉头微皱,感觉有些古怪,这一届的盟战只怕还有变数。

前一百就能获得内门弟子的名额,真有这么简单吗?

哗!

就在林云思索之际,不远处,一缕缕微光在茂密的丛林中绽放过。看上去,像是星芒一般,散落四方。

“大衍星诀!”

林云眼前一亮,当即就认出了,这是李无忧修炼的大衍星诀。

这家伙,莫非与人在交手?

看看去。

身形一闪,林云从树梢落下,灵敏的身形在山林中,闪电般的穿梭起来。

铛铛铛!

片刻后便听到,激烈无比的交手声。真元激荡,剑意碰撞,爆发出惊人的巨响,交手双方显然实力都极强。

面具之下,林云脸色微变,顺着交手的声音,悄然无息的潜了过去。

半响,他无声无息,落在一根树枝上,藏在茂密的枝叶后。

目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将下方场景,尽收眼底。

“李无忧,你倒是继续跑啊!”

地面上,一群人将李无忧围住,联手对他展开围杀。十多人修为深厚,其中不少都有玄武四重巅峰的境界,实力相当了得。

李无忧身上带着伤,进退之间,颇有章法。眼眸中星芒闪烁,浑身上下,沐浴着淡淡的星光。

面对这十多人的围攻,他明显藏有余力。若是力而为,只怕有相当大的机会,突围出去。

只是眼中目光闪烁,似乎在忌惮着什么,始终留有余力。

林云目光一瞥,战局之外,还有两人神色冷漠,落在李无忧身上的目光,充满玩味之色。

人榜第九辛无痕,人榜第八陆赫宣!

两人丰神俊朗,卓然而立,眉间锋芒四溢,颇有几番高手风范。

“这家伙也是胆大,连本公子看中的剑皇草都敢去抢!”陆赫宣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略带不屑的说道。

辛无痕沉吟道:“略有几分本事,不过玄武三重的修为,差点就让他跑了。”

“还能飞上天不成?这小子和林云关系不浅,等抓住他后,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提及林云,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起来。

本想着盟战之中,给林云点教训,谁知道君子盟重金之下,都未发现其踪迹。对林云的怒气,憋了两月,都无法发泄出来。

如今看来,只能在第二轮中,才能等到这家伙现身了。

突然间,两人脸色微变,只见被十多人围住的李无忧。浑身上下的沐浴的星光,陡然燃烧起来,在头顶形成一片异象,浩瀚星空,其中三片星系明亮如火,在庞大的星河中像是一双燃烧着的神目。

漫天星光中,在那双神目的注视下,李无忧狂喝一声。一剑劈出,凝聚出燃烧着星光的剑芒,仿佛从九天中落下。

嘭!

当即就有四五人,吐出口鲜血,被狠狠震飞出去。李无忧轻笑一声:“星沉月落,剑斩九幽!”

铛铛铛!

李无忧持剑挥舞,起落之间,星光与月华相伴。飘逸的剑法,陡然间变得锋芒凌厉起来,像是一瞬即逝的流光,所向披靡。

十多人严密的防守,当即就被他撕开到口子,眼看着就要脱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