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力气大?

黄昊的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惊愕,哪怕是耿鬼自己,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力气大便能够得到宽恕么?这也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怎么,你不是怕死么?现在有的活,为什么却又是这一副表情呢?”黄昊似笑非笑地望着耿鬼。

“我想要一个理由!”耿鬼却是认真地说道。

“因为你力气大啊。”黄昊说道。

“这不是理由!”耿鬼却是摇了摇头。

“这是理由!”黄昊却满是认真地说道:“我说的话便是理由,怎么,你想要违背我的意志?”

耿鬼:“……”

……

拒绝了逍遥生带着黄昊去供奉堂看看的提议,黄昊直接进入了供奉堂之的一间修炼室,理由是刚才的战斗让自己有所感悟,需要好好地消化一下。

众人不疑有他,便是将黄昊带到了一间修炼室之,而后留下逍遥生夫妻俩在修炼室之外等候黄昊出关,其余人便是各司其职去了。虽然枯骨人为人霸道,不得人心,但是毕竟是供奉堂的供奉,如今他死了,按照程序理应报给天医门的。先前去修炼室的路,众人已经将这件事情请示了黄昊。原以为黄昊会让他们将这件事情暂且压下来,没想到黄昊却是想都没想地同意了。

纯美春风小妹自由自在的宁静时刻

黄昊并不认为自己杀死了枯骨人会引起什么风波来。哪怕是天医门之的一些人和枯骨人交好,想要借此对黄昊难,黄昊也不怕,因为他知道,天医门乐席绝对不会为了一个不得人心的枯骨人和自己翻脸的。况且,他如今是供奉堂的席供奉,可以主导供奉堂的一切事物,处置一个以下犯的家伙根本不算什么。而且,他既然能够杀死枯骨人,足以证明黄昊的实力不一般,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谁会无端为一个关系一般的死人而给自己树立起一个强敌。

进入了修炼室之后,黄昊便是立刻盘膝做好,拿出许多的源晶吸收起来。

刚才为了树立起自己的无敌形象,黄昊没有用龙击和无影斗篷,而是施展出了《真元九转》,让自己的实力瞬间提升一倍。提升了一倍力量的黄昊,自然不在顾忌燃烧了生命力和潜力的枯骨人,直接施展出足以碾压的实力将之暴力击杀。相信,随着自己展现出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供奉堂的几个供奉应当不会有异心了。

只不过,装逼是装了,那后遗症再次席卷来。幸好有源晶,可以快恢复后遗症的影响,若是不然,黄昊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等待三天后后遗症自行散去。

半日之后,《真元九转》的后遗症便是彻底消散了,黄昊也是从密室之走了出来。

一直守在外面的逍遥生见到黄昊出关,顿时迎了来,恭敬行礼。

“半日时间,外面如何了?”黄昊对着逍遥生问道。

“一切都好。”逍遥生说道:“天医门那边已经将枯骨人的供奉名讳从宗门人员谱之移除,并且天医门乐掌门专门让人给席带来一句话。”

说道这里,逍遥生望着黄昊,眼露出一股浓浓的郑重之色来。他原以为黄昊杀死了枯骨人,必然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然而没有想到,枯骨人的死亡消息报去,竟然连一点点的风波都没有激起,那些天医门的长老们仿佛早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一般,竟然集体沉默了。甚至,天医门掌门乐席竟然特地让人送来了一句话,正是这一句话,逍遥生对于黄昊更加敬重了几分。在天医门之,能够让乐席说出这一句话的,也只有大长老一个人了。很显然,在乐席掌门的心,真的是将眼前的这一位席供奉当做和大长老一样的地位的。

“什么话?”黄昊望着逍遥生,有些疑惑地说道。

“乐席掌门让人来告诉席,门派的兴盛少不了席您,所以乐掌门希望席将自己当做半个主人,想做什么做什么,不要委屈自己。”逍遥生开口说道,眼满是羡慕之色。乐席掌门的话语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外之意是你是门派的栋梁,门派的许多事物迟早要落到你的手,所以想做什么去做什么,不要束手束脚从而使得自己的威严受损,对未来管理门派不利。

逍遥生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位席会突然被空降到供奉堂来了,原来,他竟然是乐席掌门内定的门派未来领导者之一,席供奉权柄不小,席坐这个位置,正好可以和大长老交相呼应,联手治理整个门派。

然而心震惊无的逍遥生却是没有觉,当听到他将乐席掌门的话语复述一遍之后,黄昊脸竟然流露出一股不以为然,显然是对乐席掌门的话语毫不在意。

“这个乐席掌门说这些,还不是想要让我彻底效忠天医门?他倒是打的好算盘,要不是为了去观之的典籍,黄昊甚至连这个席供奉都不会答应,更别说是长久留下来治理门派了。

“好了,我知道了。”黄昊突然摆了摆手,打断了逍遥生的思绪:“带我去供奉堂转转吧。”

逍遥生闻言,当即点头,带着黄昊在供奉堂之逛了一圈。一圈逛下来,黄昊却是现,这个供奉堂的面积极其巨大,这一座宫殿一般的建筑之拥有很多的修炼室,至少可以同时容纳百名供奉常住于此了。只不过,此刻大部分的修炼室都是空着的,让供奉堂显得有些冷清。

“席,我曾经听到乐席掌门提起过,当年天医门刚刚成立的时候,实际却是有着许多的供奉的,甚至合体期的供奉也是有不少,只不过随着天医门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弱小,驻留在这里的供奉也是越来越少了。”逍遥生察觉到了黄昊眼的疑惑之色,当即解释道。

黄昊点点头,心却是已然明白了几分。当年医仙的天医宗可是封魔大6的级势力,虽然分崩离析,但是逃离出来的那一些弟子实力也是十分强大,人数也必然不少。所以这才有了天医门供奉堂这样的规模。只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强者或者陨落,或者离去,到了现在,也只剩下了这些人了。

黄昊回头望着逍遥生,目光之露出一股笑意:“逍遥生,听你话的意思,你和乐席掌门挺熟悉的嘛?”

逍遥生的目光一愣,以为黄昊对他升起了不满,急忙说道:“实不相瞒,千余年前,我只是刚刚进入出窍初期,却是因为突破了出窍期生出了几分自得,心高气傲地去各处险地探险。终于在一个险地之,我遇到了一个出窍后期的妖修,若非被乐席掌门恰巧路过并对我出手相救,恐怕我早已化作那妖修腹的一堆白骨了罢。”

“也正是因为如此,过了不久我便是来到了天医门想要拜入其,可是乐席掌门却是说我没有炼丹的天赋,婉言拒绝我了,在我的执意请求之下这才让我进了供奉堂。没想到这一待便已经带了千余年了。”说到这里,这一个看起来风雅俊秀的年男人眼不由露出一股缅怀之色。

黄昊点点头,心对于逍遥生更多了几分满意。从这件事情虽然无法完看出逍遥生此人的真实性格,不过却也是能够看出几分了。至少,这个逍遥生还是重情重义的,一般来说,这样的人不会坏到哪里去的。

这一次,他之所以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是为了试探逍遥生。以黄昊的性子,既然当了席长老,那么要多少为门派考虑。再过两个月左右,他便要离开,到时候,总要培养一个能够代表他意志的人,好好辅佐龚春,在龚春成长起来之前能够保护他的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龚春的强大天赋虽然让他拥有了然的地位,不过也难免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嫉恨。毕竟龚春是因为他而蜕变的,黄昊也该为龚春多考虑一些。因此,黄昊需要在这段时间之内树立起一个心腹来,让龚春在成长起来之前能够拥有一些保障。在天医门,他并不认识多少人,所以这个第一个向他效忠的逍遥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这件事情并不能操之过急,黄昊还需要继续对逍遥生进行考教才能做出决定。当下,黄昊便是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我的一些物品还在我之前的小院里,等我将他们取来便住进供奉堂吧。”

供奉堂之,有着专门给供奉们休息和修炼的房间,黄昊身为供奉堂席,自然拥有最好的修炼室。不过在住进这里之前,黄昊还是有一些话语要对龚春交代一番。

“席,我送你!”逍遥生恭敬地说道,而后带着黄昊朝着供奉堂的外面走去。

然而,黄昊刚刚走到了供奉堂的大门口,一道高大的人影便是一下子拦在了黄昊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