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政企新年联欢会,陆薄言应邀参加。

然而,他刚到没多久,就遇上了令人烦心的事情。

陈富商的女儿陈露西,就像狗皮膏药重生一样,一见到陆薄言就粘住了他。

“薄言,好久不见。”

陆薄言和沈越川刚进会场,陈露西便迎了上来,似乎她早就在等着陆薄言了。

薄言?

听到陈露西对陆薄言的称呼,陆薄言和沈越川纷纷蹙起了眉。

这俩字也是她能叫的?

陆薄言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配着一条暗红色领带,手上的腕表和袖扣都是苏简安给他搭的。

晚会会持续到半夜,下半场可能会有人组局继续再聚,陆薄言提前知会了苏简安,今晚不用等他。

参加新年晚会,和其他朋友聊聊聚聚,本来是个不错的事情。

偏偏,他又遇上了陈露西。

清纯美女校花夏天军训生活照

此时有眼尖的记者,看着陆薄言和陈露西聚在了一起,不由得悄悄将镜头调好,暗地里拍两个人。

之前陈露西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喜欢陆薄言,更说不在乎他已经结婚这种言论。

网友对陈露西这种人,自然是既然你死猪不怕开水烫,那我们就使劲倒开水。

陆薄言忙着正事,没空搭理陈露西。

从而让她变得变本加厉。

就在这时,陆薄言眼尖的看到了于靖杰。

陆薄言给沈越川递了一个眼色,沈越川立即心领神会。

他径直向于靖杰方向走去。

“于先生。”

于靖杰回过头来,便看到了沈越川,他稍稍迟疑了一下,“沈经理?”

于靖杰身边还跟着一个肤白貌美的大长腿,沈越川看到他们二位,不由得愣了一下。

陈富商当初那么宣传他女儿和于靖杰的关系,弄得俩人像是要结婚了似的。

怎么现在,一个死皮赖脸的追陆薄言,一个身边另有女伴?

这俩人这么会玩吗?

“于先生,冒昧的问一下,陈小姐和你……”

于靖杰淡淡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陈露西和陆薄言,只听他来了一句,“陆总真是吸引野马。”

“……”

“你和陆总说,让他放心的和露西陈交往,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

交往?交往个腿子,陆薄言一个已婚妇男,他交往个啥?

沈越川一听于靖这话,他算是明白了,这俩人会玩啊。

当初折腾的阵仗那么大,不到一个月,俩人各玩各的了。

由此可见,于靖杰和陈露西都不是啥好东西。

“尹小姐?”

于靖杰刚要走,沈越川看着前方突然说道。

于靖杰顺着沈越川的方向看过去,尹今希穿着一件保守的礼服,她巧笑嫣然的站在一个男人身边。

那个男人不是宫星洲,也不是圈里人,看那扮相,像是个商人。

于靖杰冷冷的瞥了一眼尹今希,他又看向沈越川。

“沈经理,把脸上的笑笑收收,陆总好像有麻烦了。”

于靖杰冷笑了一声,便带着身边的女伴走了。

闻言,沈越川紧忙看向陆薄言,得,这陈露西都快贴陆薄言身上了!

陈露西就这么站着,她突然做了一个扭脚的动作,直接向陆薄言扑了过去。

她这是把陆薄言当成了傻子啊。

陆薄言也不惯着她,陈露西既然不给自己留面子,那他也不给她留了。

陈露西向前这么一扑,陆薄言直接向旁边躲了一步。

陈露西自信的以为陆薄言怎么着也得接她一下,没想到他干脆的躲开了。

只见陈露西 ,就这么站着 ,突然直直的趴在了地上。

很标准的趴地动作。

“嘭”地一声,其他人闻讯看了过来。

只见陈露西穿着一条短款晚礼服,此时趴在地上,安裤若隐若现。

其他人看着陈露西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陆薄言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开了。

陈富商看到紧忙跑了过来,“露西,露西,你怎么了?”

只见陈富商紧忙将陈露西扶起来,口中还大声的说道,“露西,是不是感冒还没有好,头晕?”

陈富商给陈露西递了一个眼色。

只见陈露西揉着自己的手肘,愤愤的说道,“是,感冒还没有好,头晕!”

“走走,跟爸爸去休息一下。”

就这样,在其他人看戏的目光中,陈富商找借口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

陈露西心中不愤,她回过来头,恨恨的看着陆薄言。

这个男人,居然这么狠心,她都要摔倒了,他居然管都不管!

“这位陈小姐,这里没事儿吧?”沈越川递给陆薄言一杯红酒,看着陈氏父女离开的方向,沈越川指了指脑袋。

陆薄言接过酒,面无表情。

“薄言,你别这样啊,弄得好像你被她占了便宜一样。”

“沈越川。”

“好了,好了,开玩笑开玩笑。”

沈越川笑着说道。

陆薄言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被女人骚扰会挂冷脸的人。

就好像女人被调戏了一样。

“不是吧不是吧,你还真生气了?”

“你闭嘴。”陆薄言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人,真的是,她又没对你怎么样,你真生气干什么?”

“站着说话不腰疼,她是没骚扰你。 ”

“……”

陆薄言一句话怼得沈越川哑口无言了,确实,他没被骚扰,而且他看戏看得还挺乐呵的。

“你跟陈富商说说,让他管管他女儿,大庭广众的,太影响大家观感了。”

陆薄言已婚在A市商圈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陈露西现在这么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陆薄言的笑话。

陆薄言冷哼一声,“有其父必有其女。”

陈露西这个不顾头不顾尾的样子,足以看出她没家教,如果陈富商管她,她也不至于这么丢人现眼。

陆薄言的话越发的犀利,沈越川知道陈露西真是把他惹恼了。

以前的女人,诸如韩若曦之流,她们好歹顾及些面子,委婉些。

哪里像这个陈露西,大张旗鼓的对他一个已婚之人表白。

陆薄言今天来参加新年晚会,本来是欢欢喜喜的,如今他成了别人眼中的乐子。

他能不气吗?

他现在恨不能把陈露西和他爹陈富高一起赶出A市。

更让他糟心的是,陈富商还是C市那个项目的投资人这一。

陆薄言现在一想,就觉得膈应。

**

那边陆薄言气得沉着一张脸,这边陈露西在休息室里破口大骂。

“爸爸,你就瞅着陆薄言这么欺负我吗?”陈露西气愤的拿起烟灰缸直接摔在了地毯上。

“我还是不是你的女儿?陆薄言有什么可怕的?你们把他说的那么牛B,他老婆我还不是想办就办了?”

“露西!”陈富同沉声道,“以后这件事不许你再提!”

“为什么?爸爸你到底在怕什么?”陈露西

非常不明白,陆薄言也没有传的那么神,就是个普通人。

“露西,我们刚刚在A市立足,陆薄言是A市举足轻重的人,我们不能惹。”

“既然这样,你把我嫁给他,让他当你的女婿,不是锦上添花?”

“……”

陈露西一句话把陈富商问愣了。

“爸爸,你脑子为什么这么不活泛?你不想惹陆薄言,那我们和他攀关系好了。只要我嫁给陆薄言,那陆家的产业不就是我们家的了?”

陈露西兴致勃勃的说这句话时,俨然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你想什么呢?陆薄言有家室!”

“苏简安快死了,陆薄言没老婆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娶我!”

“露西,你什么时候能懂点儿事情,别这么任性了?”陈富商忍不住扶额。

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宠到大的女儿,毫无分寸感,让他感到头疼。

“爸爸,我说的不对吗?他不想和苏简安离婚,那苏简安死了,他自然可以娶我!”

“行!那你就等苏简安死了吧!”说完,陈富商站起来,气呼呼的离开了休息室。

陈露西心中一百个一万个不服气。

陆薄言也就是个普通人,她比苏简安长得漂亮还年轻,他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不对自己动心。

陈露西对自己有着迷一样的自信。

她这种自信可以和《白雪公主》的恶毒皇后有的一拼,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国王会娶她。

陈露西心中暗暗盘算着,车祸那么严重,苏简安就算是不死也是残废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陆薄言对她感兴趣。

虽然她刚在陆薄言面前吃了闭门羹,但是她毫不气馁。

现在陆薄言对她横,等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她一定会让陆薄言有好果子吃的。

**

晚会上,陆薄言和商场上的各位大佬在一起聊天。

就在这时,陈富商端着一杯红酒,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陆薄言脸上也带着虚伪的笑意,他对着陈富商举了举杯。

陈富商喝了一小口,他便笑着给陆薄言赔礼道歉。

“陆总,小女自幼被宠,性子太直爽,有冲撞陆总的地方,还请多包涵。”

听着陈富商的话,沈越川终于明白了陆薄言的那句“有其父必有其女”。

陈露西做的这蠢事,他居然说是“直爽”?

陆薄言同样笑着回道,“陈先生,你女儿什么样和我没关系,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她离我远点儿。”

顿时,陈富商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本以为陆薄言多少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对陈露西宽容一些。

没想到陆薄言这么直接,他毫不掩饰对陈露西的厌恶。

沈越川在一旁偷笑,这个陈富商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

陆薄言正在气头上,他现在过来,不就是 找怼的吗?

“陆先生,我女儿年幼,性格率真可爱,敢爱敢恨,您……”

“陈先生,二十七岁,这还叫年幼?不管她可爱还是可恶,都离我远点儿,我没兴趣。”

陆薄言再次毫不留情的怼了过来。

“陆先生,你怎么这样说话?你我都是场面人,我女儿只是喜欢你,又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陈富商看着陆薄言一副痛心的模样。

陆薄言微微眯起眸子,他根本不吃陈富商这一套,“她再骚扰我,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残忍。”

“……”

绝了!沈越川恨不能给陆薄言鼓掌,怼得漂亮!

PS,今天的四章更完了,感谢大家的等待。好梦~